您的位置: 主页 > VRZINC > 江门haobc.vip:人工智能时代中国能否成为领跑者?

江门haobc.vip:人工智能时代中国能否成为领跑者?

时间: 2018-12-06阅读:

对话主持: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交通科技与工程学院院长助理 田大新(左一)

对话嘉宾:纵目科技(上海)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 陈超卓(左二)

西安交通大学电信学院计算机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前IBM沃森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 钱步月 (中间)

中国传媒大学计算机学院院长 石民勇 (右二)

星衡科技联合创始人 黄缨宁(右一)

在2017中国软件大会的“中国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百人会·数智思享高峰论坛”上,两位企业的老总、两位高校的教授就“人工智能时代,中国能否成为领跑者?”这一话题各抒己见,现场嘉宾受益匪浅。

Q:在人工智能领域,中国企业是否已经处于第一阵营?

陈超卓:在人工智能领域,我主要从事自动驾驶这一领域。我个人认为,我国在该行业处于第一阵营。我国和美国在该行业竞争激烈,我国的很多初创公司都与自动驾驶有关,并且很多创始人都是从美国回到国内创业。因此,我认为我国企业在自动驾驶行业处于第一阵营。

钱步月:我的答案是肯定的。总的来看,我国企业的技术还不够成熟,很多行业正处在信息化发展的过程中,且无法在短期内突破或超越国外的企业。但是,在人工智能领域,我国企业在很多方面具有绝对优势,比如支付行业,我们开始使用信贷系统的时候,国外还没有使用。在技术方面,可能我们还有许多地方需要努力,可喜的是,现在政策环境非常好,资本不断涌入,我国企业定会越来越好。

石民勇:人工智能不是一个新话题,人工智能距今已经有五六十年的历史。新一代人工智能,伴随着大数据、云计算的崛起而产生。早期人工智能阶段,我们国家落后于很多国家,但新一代人工智能阶段,我认为我们国家跟全球其他国家基本上处于同一阶段。在学术成果上,中、美两国远远领先于其他国家,但是中国还是比美国差一些,可能接近美国的一半。

新一代人工智能受到国家的高度重视,上升为国家战略。企业和高校都积极响应这一战略,尤其是顶尖企业,比如华为、BAT、科大讯飞等,都投入了巨资组建人工智能研究团队,而且都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不能说中国在人工智能的所有领域都领先,在人工智能的部分领域还是处于第一阵营,比如科大讯飞的中文语音语义处理。在新一代人工智能阶段,中国之所以能够成长这么快,得益于中国有一个全球最大的应用场景。大的应用场景可以促使企业加大投入,比如移动支付,中国的应用场景绝对全球领先,而且远远领先于其他国家。所以,我个人认为,我们国家一些顶级的企业,在人工智能领域,已经处于第一阵营。并且,我相信随着整个业态的良性循环,越来越多的企业会加入到第一阵营。

黄缨宁:我们从事遥感大数据处理,农林牧渔都涉及,现在主要做农业化的解决方案。关于我国企业在人工智能领域是否处于第一阵营,我有两个看法,一个乐观,一个谨慎乐观。

乐观方面是什么呢?我之前创立过一家企业,从事计算机视觉应用,我发现计算机视觉应用的需求非常多,我们国家应用层的进步得力于互联网的发展,各行各业都在思考如何通过人工智能技术给业务场景带来一些提升。所以,在人工智能领域,中国企业领先全球是毋庸置疑的。

谨慎乐观方面是什么呢?我之前看过一份报道,全球前50家人工智能企业,其中美国企业24家,而中国企业不到美国的一半。人工智能领域分很多层,有技术层、应用层等,美国在技术层的从业人数大概是我国的2倍,但我国在应用层的人数差不多是美国的1.3倍,这说明现在我国的人工智能商业环境比较重应用,而轻技术。所以,在人工智能技术方面我持一个谨慎乐观的态度。

我个人认为,在我国大力推广人工智能的发展和应用的环境下,我国有非常多企业已经进入了第一阵营,但是进入第一阵营的比例还可以有更大的提升。

Q:中国企业未来是否有机会成为全球人工智能产业的领跑者?

陈超卓:俗话说三句话不离本行,我只懂汽车这一块,就我目前的观察,正如黄总所说的那样,我们国家在应用基础上比较薄弱,原因何在呢?就拿汽车来说,核心是芯片,我们国家在这一块基本没有优势。虽然很多东西并非我们中国人发明,0到1不是中国人做的,但从1到100我们中国人做得非常好。比如移动支付、共享汽车,我们已经走在了世界的前面。

钱步月:我国人工智能不管是人才储备,还是资本投入,相比国外条件都要好得多,我们将来肯定可以领跑,而且必须领跑。我对人工智能有两点认识,一是智能学习,包括深度学习,更主要的是仿生机器人研发与利用;另一种是人工智能与行业深度结合,产生更多更有效的行业新模式,比如电商、打车、移动支付等,这些新模式让行业变得更加智能。

石民勇:能否成为全球人工智能领跑者,这是一个比较大的系统工程问题。可以从多方面、多维度进行分析,首先,我们的优势在于我们国家把人工智能放在国家战略的高度,不遗余力加大资本投入,虽说某些领域我们处在第一梯队,但实际上跟美国比起来差距较大,尤其在基础设施,比如芯片研发;其次,我国的超级计算机已经处于世界领先,越往后越离不开高级计算,比如量子计算机、生物计算机等新型计算机的出现为我们国家迈入强人工智能时代提供了难得的契机,这也得益于我们国家完整的数学基础教育,为新的理论创新、新的算法创新等奠定了强大的群众基础,可以说这些是环环相扣的。如能灵活运用资本和加大技术创新,我国实现弯道超车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此外,我们国家芯片起步晚,与美国差距较大,可喜的是在这个方面我们已经取得巨大进步,最近又有两款人工智能芯片研发成功。如果今后我们针对特殊领域继续发力,每一个特殊领域开发出自己专用的人工智能芯片,在这样的基础上,协调各方优势,我坚信我国经过若干年沉淀后一定会成为全球人工智能领跑者。

黄缨宁:人工智能的发展我分为四个阶段:算法、数据、计算、应用。下面我将从这四个方面来讨论我国是不是有可能在未来领跑全球人工智能行业。

第一,算法阶段。除了我们国家,美国和日本同样鼓励人工智能发展,像美国在2016年10月到12月短短两个月时间,美国政府便推出三份重量级报告,同时成立三个专家委员会,并开放更多政府数据集,积极指导人工智能学科、人工智能伦理学科及计算学科的建设等。日本则推出一个人工智能战略,实现社会5.0,进入机器人时代。我国的规划比较偏向应用,带动经济发展。我记得上大学时,北大智能科学与计算仅仅只是计算机下的二级学科,随着近几年人工智能的发展,逐渐变成了一级学科,另外,现在这个专业的人才特别珍贵,一人难求。

第二,数据阶段。有人预计到2020年全球大概会产生44则计算数据,其中我国占1/5,大概是8则,这个数据量其实非常大。我之前做视频、图像处理,所有硬盘80%存储的是监控数据和图像数据,由于缺乏算法及计算分析能力,这么大数据便成为死数据,不实用。但随着技术发展及现实需要,我们可以把这些数据变成结构化的数据,这样才有用,产生价值。更主要的是,事先我们要想好整个数据有何用,收集什么样的数据。

第三,计算阶段。主要是硬件,就目前来看,硬件不是我们国家的强项,但同时我们也看到了希望,像中科院“寒武纪”,自动驾驶芯片等。这些人工智能领域人才缺口大,尤其像硬件、软件、光学、电学及交叉学科等人才往往供不应求。还有,往往高端人才流向人工智能领域的不多。所以,我们国家要积极鼓励越来越多的科技人才投身于我国人工智能大發展中,出台更加鲜明的政策支持、引导企业向人工智能转型发展,为我国人工智能的美好未来插上飞翔的翅膀。

最后是应用阶段。可以说人工智能的应用五花八门,那么究竟哪个应用能够实现领跑,我个人以为,是那些进入人员少、未来有无限发展潜力的领域,比如我们正在做的深耕农业。我们可以借助人工智能、大数据、IOT,最大程度改变传统耕作方式,实现精准农业跨越式发展。(根据演讲内容整理,未经本人审核)

上一篇:九岁县太爷片尾曲:开启网络安全智能时代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