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虎虎vr > 秦战列国:对话:李九

秦战列国:对话:李九

时间: 2019-06-02阅读:

问:记者

答:李九

问:入行之前主要做什么工作呢?

答:做APP,做电商。但是太无聊了,生活没有乐趣,天天坐办公室,坐办公室坐太久了,没有一点朝气,所以和朋友一起创业,每天要朝九晚五,一想接下来几十年都是这样,就很难受。

问:怎么接触到《王者荣耀》?

答:就是开服第一天开始玩,玩了挺久,解说的话是腾讯有发一个全球解说招募,我点进去之后,那个时候是大家都可以去面试的,那时候就去面试,面试过了之后,过程其实很简单。竞争还挺激烈的,很多人去,包括很多玩家,先丢视频,丢完视频,过了第一轮之后就第二轮,才能算勉强过。

问:面试的过程是怎么样的呢?

答:解说一场比赛,这个手拿个手机,就这么录,对着自己录,然后这边手还夹一根烟,很糙很糙,就解说比赛,这个视频就丢过去了,我估计多半不会选我,我到现在都不知道那个视频是怎么过的。如果我是面试官我肯定过不了,但是就很神奇地过了。 (面试官)可能有一双慧眼,发现了我潜在的天赋。然后去了面试,这里面很多奇怪的问题,具体问题记不清了,大概知道面试官是一些很牛逼的人,当时不知道具体是谁,还有一些项目组的人,也有专门播音主持相关的人来面试,到第二轮面试的时候,大概剩了十个人左右,不到十个人吧,第一轮的时候非常多,过百吧。我现在都不知道他们怎么让我过第一轮的。应该是听出了我的口才不错,因为当时录的真的很不走心。

问:你当时是有特别想去吗?还是只是随便一投?

答:有,想去,但是又投得很随意,想着能行就去,如果不行也没办法,心态就是这样。当时没有觉得自己一定能过,没想那么多。

问:你之前也做过职业选手吗?

答:那时候没有职业,也算是“职业选手”吧,但那个时候也没有KPL,没有比赛,打打城市赛,说白了也不能算是职业。

问:第一次正式上解说台是什么时候?

答:在TGA的周赛,当时是2016年的5月20号。上TGA周赛之后,可能觉得我说的还不错吧,说完之后就是冠军杯,第一届冠军杯,冠军杯之后,才是KPL,中间还是过了很久。中间解说了三四个总决赛冠军杯,之后才去KPL。当时蛮慌,要做什么都不知道。

问:当时的心理状态就是处于一个很恐慌的感觉吗?

答:也不是恐慌,没那么慌,就是心里不是很踏实,很忐忑,感觉随时会失业。

问:当时没有给你一个承诺说你可以一直解说?

答:我解说的时候没有给我任何承诺。我当时面试的时候分数很低,一开始都不太想要我,人家说你面试分数是最低的,瓶子狂人跟我是第一届的,他俩分数都比我高。然后面试官问我能不能全职,我说饿不死就可以。当时没有任何承诺的,也没有任何说法。我只能辞职,不辞职的话,没有时间。辞职后就去做了,就很惨。我那时候应该属于B级解说,就每个月酌情安排一到两场解说查看状态,哦我应该是C级,B级解说是每个月安排酌情安排场次,再往上是随意安排场次,无需考核。面试完,写的我是C。解说TGA周赛也没有什么期待,到后面可能他们看到还可以吧,之后解说的比赛场次慢慢多了。

问:解说怎么算工资呢?按场次?

答:没有工资,第一场解说是没有工资的。第一次有工资的解说应该是WGC的总决赛,应该就是TGA周赛后的第一次解说,那次跟我说三千块,一天,三天三千。其实那钱不多,但是当时第一感觉好多啊,三天就可以拿三千走。因为当时已经穷得日子快要过不下去了,连饭都吃不起,有钱就很开心啊,那是第一次解说赚到钱。但那个钱拿到的时候已经半年后了。

问:那你怎么坚持下来的?把工作辞了会不会很后悔?

答:不后悔,后悔的话说明你当时选择的是错的。当时就是节省点过呗,一开始吃泡面,后面觉得泡面太贵了吃不起,不想花这个钱,就每天楼下买碗米饭,不要菜,干吃饭。

问:瓶子也跟你一样吗?

答:他每次只过来一两天,他不一直在上海。我当时三个月就赚了两千块,第一个月没有钱,第二个月两千。我当时也还好,没有很慌,第一次给我的分数也低,我当时也不知道,我觉得可能我真的没这个水平,解说完第一次之后,他们看着我跟面试的时候状态不一样,比预想要好。

问:你感觉你什么地方吸引了他们呢?

答:有可能是专业吧。要么是专业度,要么是口条,语言流畅,应该是专业。因为那个时候刚刚做游戏招进来的专业要求不高,要懂游戏。

问:亚运会AOV的解说也是你跟琪琪吧?你们也是随队吗?

答:去,也去雅加达。一开始队伍成绩一般,适应不了,后面…主要那个地方它很落后,没吃没喝的一个地方,我都要饿死了,回来的时候跟琪琪在机场吃个泡面开心的不行。连着说了十几个小时。在现场解说,当然后面没有播嘛,CCTV那个纪录片里有收音。感受就是餓,那个地方真的没好吃的,我很饿,在那个地方没有饭吃。主要是不好吃啊,外面也没有正经吃饭的地方,每天都不知道能吃什么,下不了口。我是真的饿。我的箱子里有一个白乐在半个月前放进去的巧克力,就那一条,我吃了三天。

问:什么时候接到通知说要去雅加达的?

答:提前了好几个月,要做准备啊,只有我跟琪琪,白乐和立人在现场做别的东西。这个东西你要重新去了解,也需要时间。

问:你们当时和选手住得近吗?

答:我们不住亚运村,住的另外的酒店。那个酒店听着挺高档的,但进去之后就跟如家一样,就那种快捷酒店。我们在亚运会期间不能接触选手,不能去干扰他们训练,选手肯定都是在封闭训练的,外界都是不能接触的,虽然也没有绝对禁止,但是我还是不想去打扰到他们。亚运会是真的蛮紧张的,万一说真的输了对吧,在王者荣耀这个领域上,KPL不能输,输不起。

问:为什么呢?

答:我们是老祖宗啊,这游戏是我们创造的,我们最早接触,不能输,压力很大。

问:比如和平时解说有什么区别吗?

答:是不一样啊,有自豪感。特别是夺冠之后,升国旗的时候。虽然比赛一开始打完了,那时候跟平时赢的感觉是不一样的,赢得也不是特别容易。打泰国队打韩国队的时候,都还蛮费力的。这不是个非常简单的比赛,很多人觉得赢这个比赛很简单,其实基本是两个游戏。所以我们在解说的时候也很紧张,真的紧张。都要提前做功课,提前了很久去了解,之前也去玩过。解说的时候很紧张,那万一中国队真的输了该怎么说,最后升国旗一瞬间,感觉像是一次洗礼。

问:你最后想好中国队输了要怎么说吗?

答:还是没想过,不想去想。万一输了,就再说。我只想好赢了我该说什么,当然可能真的赢了之后那一瞬间,我又发现其实想好的也都想不起来了。不过那一瞬间真的很兴奋,非常兴奋,毕竟是中国电竞第一次登上亚运会的舞台,作为一个新电竞人,我们在现场见证这个事情,是非常神圣的,而且也是电竞首金嘛。很多老电竞人都没有坚持到看到,我有机会在现场见证,并且解说,我其实非常兴奋。

问:你们解说的时候知道不会播出吧?

答:我们知道,其实知道不会播,但还是喊得非常大声。下来嗓子都失声了,说不了话。就算知道播不了,但是我解说了国家队的比赛,我也觉得很…

问:那你可能是一个立场性很明确的人?

答:对。

问:别人会针对你这个点喷你。

答:肯定会啊,一直在被喷,天天在被喷。

问:你觉得这是无法避免的?

答能不能避免是一方面,主要是想不想避免,没必要避免。

问:你觉得这是你的一种特色或者说风格?

答:它其实不能是一种特色,在我看来这是一个解说应该有的东西,解说肯定是带有感情的。每个人解说的东西应该都是不一样的,如果每个人都一样,那还要那么多解说干嘛呢。区别在哪呢?就是每个人的情感不同啊。解说应该是具有情感的一个职业。

问:你解说的时候有没有遇到瓶颈或者状态特别不好的时候?

答:有过几次吧。有一次跟英雄联盟那边闹矛盾之后,心态有点炸,上台不想说话。因为我们的粉丝,说的一些话让我感受到很寒心,就是寒心到不想说话。怎么说呢?感受不到来自自己人的支持跟关怀,一些KPL的粉丝,其实就是QG的粉丝,当时因为涉及到Fly,所以就说什么去骂解说,不要喷我们牛牛,跟英雄联盟的粉丝一起骂我。我不需要知道他们为什么这样,反正我很不爽。我当时上台就不想说话。人间不值得,这就是我当时的内心写照。

问:其实那个事情一出来你就在微博上发声了。

答:对啊,我觉得这个圈子里没有人站出来说话,明哲保身嘛。虽然是粉丝之间的战争,但是涉及到我們选手,伐木累官博在说话的时候就不是粉丝间的东西了,他们很多人包括很多官方解说当他们的出口,对我们进行攻击的时候,这就已经上升到另一个层面了,说了很多很难听的话,包括说我的一些话。我为什么爆炸就是因为他们说了很多不太好的东西。

问:你当时发那条微博的时候是怎么想的呢?

答:没想后果,大部分人选择明哲保身是一定的,那总要有人说话嘛。在我的角度,KPL是我的工作我的职业,是我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不是随便可以去侮辱它的,管你那么多呢是吧,要喷就喷呗。我现在不想发声了,心累。后面出声少了主要是觉得自己事太多于不完,没有时间去管别人的事情。

问:公司或者你周围的人有限制你说让你少管这些事情吗?

答:也没有。我觉得很多东西我说了也没用。

问:在你的解说生涯中有没有遇到过贵人或者对你帮助特别大的人?

答:很多。我对贵人的理解跟别人不一样吧。分很多阶段,很多人愿意相信我,给我机会,没有说在我发挥不好的时候把我丢掉,这也是贵人。带我进入了行业,当然把我留下来的也是,我觉得这是正儿八经的一个贵人,包括后面,我觉得蛮多的。还有个导演,我中间有过低谷期,失误啊还有发挥很不稳定的时候啊,我自己都觉得我可能,我说实话我要是他,我觉得我就会把我开掉,就不要干了。但是他一直都很相信我,喷我,说我什么的都有,但是没有说真正意义上说放弃过我,我这样坚持了蛮久。我觉得贵人是真的蛮多的,不是说他让我做得更好,而是没选择把你放弃掉,那也是一个值得感谢的事情。

问:你自己感觉你解说的时候犯的失误很多吗?以至于你觉得自己要被开除。

答:蛮多的。其实我没觉得我是一个特别牛逼的解说,我失误蛮多的,很多时候看状态,状态不好的时候失误其实挺多的。而且那时候不是说解说的不好就是失误,说的时候可能就是我不满意,解说出来效果不好,那也不是失误,就是效果不好,出来东西很差,有一个阶段是那样的。

问:什么时期呢?

答:去年秋天,秋季赛,17年,18年秋季赛也不怎么地。

问:你怎么感觉到自己解说效果不好?

答:这是个很直观的东西啊,你在说完之后会明显感觉到我今天说的好不好,反正在我这是很明显的,一说完就知道了,就像演讲,你说完就知道你说的怎么样了。感觉不一样,气氛、感觉、氛围这一系列的东西,明显不一样,你自己的感触会很明显,特别是作为一个解说,你说了那么多场比赛,一场比赛说完之后到底效果怎么样,你肯定是感受得出来的,感觉很明显的。你要是这个都感觉不出来的话解说就别做了。

问:你和詹俊老师的风格挺像的。

答:是吧。

问:跟詹俊老师合作的时候会不会担心他不懂游戏导致配合上出现问题?

答:解说这个行业,当一个解说确实不了解某个领域的时候,其实没有那么大影响,都有共通点在的,他肯定能说,他有他自己说的方法,足球解说可以说电竞,电竞解说也可以说足球,就用他自己的方式说。足球解说通过电竞的方式去讲,主要是要有自己的东西,才能去讲。我没有担心他配合不了,因为他是一个老解说,说了这么多年了。你让我说足球,我也不懂,但我总归也能说,总不会没话说吧。

问:感觉你以前可能对解说没那么自信,现在变得更自信了。

答:不不不,不是自信,那是危机感。人自信了就会慢慢自负,要是危机感都没有就变成自大了,我自信是因为我努力了能做好这件事,我不会说我不努力我也觉得我能做好,那不可能。我自信是我认真做了能做好,那没问题。但是你做得好不代表别人做不好,甚至不能比你做得更好,还是要想想说万一自己做不好,想一下最坏的结果,如果你能接受,那你就做,危机感不能少,这是个高速发展的行业,新人很多,后面的人也很多,随时随地都可能被后面的人替,你不往前走,就可能被退,没有办法停在原地。

问:所以你现在焦虑的点也是在这个地方?

答:不焦虑。焦虑干什么?现在还不算焦虑,焦虑解决不了问题,解决的办法只能是你认准的事情,去努力做,焦虑主要源于不冷静,我们这个行业,越焦虑,越说不出新东西。

问:那如果说让你放弃一些工作机会,你能够得到一些闲暇或者说休息,提升自己的时间,你愿意吗?

答:看是什么活儿吧,看活儿好不好。就像我说我年前一定要休息一会儿,有的时候真的感觉要累死,总之在可接受的基础上接着干吧。

问:所以是从17年开始就有这种很忙的状态了?

答:对,17年渐渐有了名气,商业活动也很多,通告也很多,赛事排班也很多,还有直播这些。

问:最忙的时候一天能睡几个小时?

答:没睡。连轴转。不能睡啊,最多车上睡一下。

问:你这样身体受得了吗?会不会吃不消?

答:我知道体检什么的都是应该去的,但我不想去,我怕查出来什么我受不了,我怕被吓死,不敢查。 (高强度工作)肯定对身体不好,但是没办法,就像电子竞技,你选择了这个行业,没办法,就算搬砖也伤身体啊。

问:如果有提升自己的机会。你比较想去做什么事呢?

答:想做什么事啊,说相声。学唱歌学跳舞,想学的东西特别多。上学的时候就想学,被上课耽误了。我的目标是把赚的钱给我爸,我当富二代。

问:家里会催婚这些吗?

答:不催,家里人从来不担心我的婚姻大事,他们觉得我在这方面完全不需要担心。

问:你自己有这方面的想法或者说打算吗?

答:到年纪了,我都26了今年。现在想也没用啊,想有什么用,主要是现在我的情况不可能去想这个,说白了都没有时间去陪女朋友,哪有时间,怎么找对象。说白了我这个行业,现在这个情况,我没资格有女朋友这种东西。

问:你觉得你是一个喜欢追求新鲜感的人吗?

答:是吧。如果要说我坚持最久的事情。我打过很多游戏,坚持了三年!我以前从来没有这种坚持法,但是现在居然坚持了三年。不是我想要的样子,生活应该是很有趣的。

问:你之后也是想要一直做解说吗?

答:先把解说做好,有机会的话更多想尝试做别的事。

问:以后不做解说想做什么?

答:也不一定做解说,但是在想不到我接下来要做什么的情况下,还是专注把解说做好,解说都没做好,暂时想不到什么别的事情,确实解说离我的极限还差得很远,实话实说,等我说到哪天说不动,我可能会考虑干别的事情。可以考虑去想去的地方啊,去西藏开个书店,就这个想法,雇两个人,搞两层,一楼是咖啡厅,二楼是书店。

问:那你生活中其实算比较内向?

答:生活中不太爱说话,因为上台说话说太多了。

问:你以前也是这样嘛?

答:以前没有这样,但是平时上台说话太多了就不想说了,真的,话说多了就会累,慢慢地,人要学会沉默。主要天天动不动一说说五六个小时,怎么可能还会想说话,直播的时候又要接着说,谁还愿意说。

问:现在不是有很多新人解說上来,他们现在的竞争机制是怎样的呢?

答:现在内部是有评级的,你做的好了自然什么都有了,没有具体周期,看你自己发挥怎么样,看你自己进步的速度,有的人可能几天,一个月两个月,聪明的可能就快,笨的话就慢一些。其实这个行业,你有能力,总归是能崛起的,不存在说有能力但起不来,我觉得这也是蛮好的一个点,在这个行业只要你自己有能力,那就是没问题的,不存在说有能力起不来。

问:所以你自己有危机感?

答:活得很艰难,钱难赚,人难做。其实实话实说,干这个行业肯定是有危机感的,不是说你努力就一定会成功,这只是一方面,在这个行业你努力只是及格线,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事情,我也还没牛逼到自卖自夸的阶段。我看很多别的解说,我也觉得人家很厉害,我看得很杂很多的,从体育到游戏再到其他领域,到打牌,什么德州扑克的解说我都看。做解说第二年的时候,我看别人的解说,总觉得这说得不好那说得不好,但是现在和别人一比就觉得自己很一般。

问:其实选手要训练的话就是一场场比赛的打,但是解说想要训练想要提高的话,你会通过什么方式去努力呢?

答:思考。解说不是说你闷头一直说就能变好的。我觉得重点是你能不能思考你哪里说得不好,所以思考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东西,平时要多想,多想自己哪有问题。每天你在说完之后回想自己哪有问题

问:你觉得你常出的问题是什么?

答:可能就是一些小的口误比较多吧,我有时候口误挺多的,具体多少不是一句话说得清的,但是绝对不少,可能是因为我有时候思维跳跃得太快了,这是我的优点也是我的缺点,可能一秒钟脑子里就会想到很多东西,就很容易乱。口误我近一个赛季以来相对会多很多,也不知道咋了,之前没有那么多,人老了可能。

问:现在是怎么确定下来的呢?

答:其实我选择解说行业就没有后悔过,早期有些迷茫,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干着干着不太适合这个行业,就是感觉做的不好,自己解说没说好。以前可能听不得别人说自己不好,现在的话,愿意听别人说自己不好,听别人说自己好没多大意思。以前总是希望别人夸自己,现在愿意听别人喷自己。而且,多听一些不好的声音对自己是一件好的事情,第一年被人喷心态是会崩的,现在就还好,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被喷习惯了。

问:你会回喷吗?

答:会啊,现在也会,喷我什么我都想回喷回去。但还是有区别的,以前自己心里生气,现在心里没感觉了,喷回去是喷回去的事情,我能接受是我能接受的事情,我能接受你喷的对,但不代表接受你可以喷我。所以说心态是不一样的,比以前变得更沉着了,以前可能还要更浮躁,现在静心了很多。

问:那你都回喷了还谈得上静心嘛?

答:回喷回去是一种乐趣,那是我生活的乐趣之一,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生活中总得有点发泄的地方,我这个人不太容易改变,有点固执吧。

问:怎么个固执法?

答:我有的时候很不喜欢,不愿意接受改变,我知道怎么做效果会更好,但是我不想去改变。

问:可同时你又是一个喜欢追求新鲜感的人。

答:这不冲突嘛,我可以用我喜欢的方式去过不同的生活。

周边采访

范天逸(拖米)

问:记者

答:范天逸(拖米)

问:您在什么情况下第一次见到李九的?对他第一印象是什么?

答:我在打职业的时候他是解说在后台见到的,当时成绩不好,但是他主动过来鼓励我,九哥很暖。

问:您觉得他工作的状态和私下的状态差别大吗?

答:差别很大,工作他要考虑很多方面,私底下就是狐朋狗友。

问:您和他认识多久了呀?

答:2年了。

问:您觉得他这两年变化大吗?就性格上来说。

答:压力更大了。以前出来喝酒只会玩游戏,现在出来喝酒只会聊天。

问:他自己形容自己是情绪型解说,您觉得他是个情绪化的人吗?

答:很情绪化,想到什么就做什么。

问:在您看来,您觉得他做过最情绪化的事情是什么?

答:微博撕来撕去。

问:会劝他少在微博上发声吗?

答:会啊但是他有自己的想法。

问:您觉得他有状态特别不好的时候吗?

答:有的,他有的时候感觉解说达不到自己的预期。

问:您觉得他现在解说和以前有什么变化吗?

答:比以前更加注重和搭档的配合了,会帮新人。

问:现在新人解说是专门会去找他带吗?

答:不会但是他自己会照顾。

问:你跟他有过争吵吗?

答:他说你不能只盯着一个人解说,我说我就看到那个人牛逼。

问:最后总结一下吧,用几个词形容一下李九

答:闷骚,情绪。

白乐

问:记者

答:白乐

问:您和李九是同时进公司的吗?

答:我比他早,李九是已经成为KPL解说后加入的我们公司

问:您对他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答:黑瘦黑瘦。

问:他工作和私下的性格差别大吗?

答:不大,演艺圈有“性格演员”这个说法,我觉得他就属于“性格解说”。

问:我采他的时候,他说自己对待工作就特别严格,私下里会更随和,您觉得呢?

答:你指的是态度,我指的是个性。他对待工作很严谨,对待生活和朋友更随意。在台上看到他那些妙语连珠、幽默搞笑,是源自于他的个性流露,而非刻意演出。其实按他的个性,真的是天生解说的料。

问:他自己说都不知道自己当时面试的时候是怎么进的。

答:他过面试时的评分并不高,因为个性太鲜明了,不太是一個刻意迎合的人。事实上这种性格恰恰是让他在解说台上勇于表达真我的基础。

问:在长期的相处中,比起跟您刚认识他的时候,他有没有让你觉得“原来他还有这一面”的事情?

答:有,温柔,哈哈哈。他有时候会对同事表现出很体贴的一面,大多数的工作状态都是比较严格的,对灵儿不是骂,是觉得李九的严格要求太难了,突然觉得委屈就掉眼泪,李九吓坏了,马上变温柔开始哄,哈哈哈。问:他是怎么要求的?

答:一些很细节的东西,解说方面的技巧。

问:那您觉得他自己有状态不好的时候吗?

答:肯定有的,2017年秋季赛有一段时间他比较迷茫。

问:因为什么事情呢?

答:没有具体的导火索,状态这个东西很笼统,但又真实存在并且对我们这个工作影响很大。反正他当时疯狂看回放、学新东西,算是突破瓶颈的一段时间,到了2018年春季赛他开始爆发了,从那之后状态一直保持的很好。

问:他说之前自己解说偏专业,现在是气氛型,也是在这段时间开始转变的吗?

答:是的,这是有足够扎实的专业基础后,所有解说都会经历的转变。

问:18年诺言事件的时候他说自己被一些王者荣耀的粉丝伤了心,上台的时候都不想说话,就您看来,他当时是个什么状态呢?

答:嘴上挂着伤心失望,该做的事却一件没犹豫的继续做。

问:您对当时诺言这事怎么看的呢?会不会觉得他在微博上撕来撕去很不理智?

答:诺言事件是游戏鄙视链情节的爆发,根据历史经验来看,这都是浮云,多年后的某一天事件双方都会一笑置之,并觉得当初的行为很愚蠢。我当然会觉得不理智,不过太理智,就不是李九了。

问:他还做过什么在您看来不理智的事儿吗

答:基本没做过理智的事,情绪是他的主要驱动。

问:他自己说最近两年压力很大,他会主动找别人聊这个吗?

答:其实工作中每个人压力都很大,大家工作外作为朋友会聊天,但工作里没人提压力两个字。

问:最后总结一下吧,用几个词形容一下他。

答:益加勤勉,谨保终始。

杨泽琪

问:记者

答:杨泽琪

问:您和李九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答:是16年3月份左右认识的。

问:对他第一印象是什么呢?

答:面试的时候认识的,帅气的小伙子,对认识的女孩都很关照,就是衣品怪怪的,一身黑色的衬衣,衬衣上的英文是MLGB哈哈他第一次上解说台也是这身。

问:在长期的相处中,比起跟您刚认识他的时候,他有没有让你觉得“原来他还有这一面”的事情?

答:有,他以前有一种有点羞涩的男孩的感觉,现在是一个厚脸皮老油条的感觉,国服白起,开大群嘲。

问:您对当时诺言这事怎么看的呢?会不会觉得他在微博上刚很不理智?

答:我觉得吧,要么是机器人,要么就是从来没有对任何人任何事上过心才会对这种事保持理智。他本来就是一个重感情的人,他对别人好,别人反而不领情去攻击他,他会觉得失望,有时候会比较情绪化处理事情,作为妹妹我能理解他的感受,但是他这样最终受伤的也是他。

问:他对您帮助特别大的事情是什么呢?什么契机使得你们关系变亲近的呢?

答:我是在被喷中成长的,网友喷,领导喷,李九喷,第一个赛季我跟他是搭档,一个人好没用,得两个人配合默契整体才有好的效果,他对我恨铁不成钢,各方面条件都很好就是不上进,我不想拖搭档后腿,知耻而后勇。他这中间也会给我一些意见,我问他问题他也回答的很仔细,他对我进步的速度也很满意,知道我理解他的苦心,我们一起进步一起成长,有了不错的默契,结拜成兄妹。

问:他工作上可能比較严格,对别人要求很高,听说还骂哭过新人解说,您会觉得他有时候不近人情吗?

答:他骂我的时候,难听我也听着,对我有提升的我记着,骂重了我也不太在意,自己会想开的,毕竟对我严格也是对我要求高希望我好。但是毕竟我自己能想开,而且相处时间长,比较了解他的用心。对新人也跟对待我的方式一样我觉得太严格了。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这个方式,他自己也清楚,后面他没有再那么严厉的说过女孩子了。不跟他计较这些,不是恶意骂我就行。他人就这样,我也习惯了。没觉得有啥,所以不会记得他骂过我什么。

问:那他会听别人给他提建议吗?

答:也会,以前别人说他他会反驳,他以前总是会给自己找理由,我们一群解说那个时候都那样。现在不会了,有啥听啥,不对的自动过滤,对的听进去改。

问:比如?

答:让他不要在网上太刚,或者跟我搭档的时候给我留一些话口不要把所有的专业都说了,在解说台多肯定搭档的观点,或者补充搭档的观点,不要直接否定。有问题下台跟搭档说,下次改正。他以前台上也会反驳我的观点,让我感觉到尴尬,我给他提了这个意见,他也感觉到了我的成长,就放心的把专业就给我说一部分,还让我大胆说不要怕,就算错了他也给我圆回来。在解说台上我对他更信任了。配合的也更好了。

问:他很多朋友都说他很暖,经常开解别人,他压力大的时候会主动找您或者别的朋友们聊吗?

答:会,他会主动和我们聊啊,谈心啊,烦心事也是不吐不快。我们会互相吐槽,发泄负能量,再互相安慰。

问:最后总结一下吧,用几个词简单形容一下李九。

答:黑黢黢,有趣,暖男,工作认真,对朋友友善。

李昂姐姐

问:记者

答:李昂姐姐

问:您觉得李九小时候和现在的差别大吗?

答:差别挺大的,小时候调皮捣蛋的,现在稳重点了,我不知道他给你们是什么印象。

问:他很多朋友都说他很暖,很随和,工作很认真,情商很高。

答:他变成熟很多了,毕竟自己在外面工作。

问:他小时候也是很喜欢交朋友,很照顾别人的感受这样的吗?

答:他在家里是最小的,家人都很宠他,是我们都很照顾他的感受。他在太原、珠海、美国都上过学,转来转去的,朋友分散在世界各地。在学校参加各种辩论、演讲、晚会什么的,很活跃

问:所以他是从小比较外向开朗的?

答:嗯嗯但以前放假回来了也很宅,在家玩游戏。

问:家里对他玩游戏,然后现在从事电竞解说这行,有什么意见吗?

答:我觉得比起其他家长反对玩游戏的,我们家里算对他很宽松了,他以前放假回来熬夜玩游戏,家人也说他。但不是强制不让玩的那种。

问:那他做解说是他突然想去还是一直有这样的想法?

答:算是一个机会吧。他一开始毕业了在杭州学习软件开发什么的,但他对游戏的热爱是从小的他不只是随便玩,他是认真玩,研究,要玩到最好的那种。

问:您是后来才知道他去跑去上海做解说的还是他一早就跟家里人说了?

答:后来才知道的。我算知道早的,家里长辈不明白他在于嘛。

问:李九跟爷爷奶奶关系特别亲近?前段时间看他发朋友圈说没能赶回去见他们最后一面很遗憾。

答:对,因为他是最小的,他的爷爷奶奶特别亲他,他小时候上寄宿学校,爷爷奶奶心疼他。

问:那算是爷爷奶奶带大吗?

答:也不是,小学他就上寄宿学校了一周回家一次。

问:他遇到状态不好,压力大或者很累的时候会主动找家里人聊吗?

答:每次问他都说挺好的,报喜不报忧。他微博十万粉丝的时候,有一天晚上给我发微信“很开心,真真的十万粉”。一般都说这些开心的事情。

问:那在他长大之后,比起他小时候,他有没有做过让您觉得“原来他还有这一面”的事情?

答:他工作以后第一年回来的时候,我觉得他长大了,是因为他开始说某某很厉害,很牛,小时候不会,他小时候觉得自己最厉害。

问:他小时候是属于成绩很好那种吧,在班级和学校很活跃那种吗?

答:他学习不好语文很好,其他很烂,爱看书。

问:当时他刚去上海做解说的时候很辛苦没钱拿也没跟家里说?

答:没有,那样家人肯定就让他回来了。

问:那时候你们知道他在干嘛吗?

答:当时还不清楚具体的。

上一篇:无限重生之一个猎人:多家公司进军氢燃料电池产业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