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虎虎vr > 拟真台球:“独角兽”涉足新10城:一边应放权宽容创新,一边应强化上市监管

拟真台球:“独角兽”涉足新10城:一边应放权宽容创新,一边应强化上市监管

时间: 2019-05-13阅读:

“独角兽”涉足新10城:一边应放权宽容创新,一边应强化上市监管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程海瑞5月9日,《2018年中国独角兽企业发展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在京发布。《报告》指出,2018年中国独角兽企业数量达到202家,总估值7446亿美元,平均估值36.9亿美元。

独角兽企业是指创业十年左右,企业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创业企业,作为新经济的典型代表,独角兽企业具有爆发式成长、颠覆式创新等重要特征。从经济转型升级层面来看,独角兽企业推动着新旧动能转换、新经济崛起:传统企业不断整合生态圈资源孵化独角兽,发展新动能;同时,跨界独角兽开拓着传统产业新市场,催生新动能。所以,对于不同分布的独角兽企业呈现的新动态也可以折射出中国各区域新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不同态势。

自2016年开始,长城战略咨询已连续四年对独角兽企业开展研究。今年的《报告》在区域分布上的新变化也值得一观。

独角兽企业多出现在大城市

“独角兽企业多数出现在大城市,除了这些大城市各种资源比较富集,包括人才、资本、技术、高校、数据和信息等优势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在新经济时代,创新回归城市,场景是持续创新的发生器,大城市新的应用场景为创新提供了可能。”长城战略咨询总经理武文生对经济观察网表示。

事实也确实如此,《报告》指出,2018年中国独角兽企业分布于25座城市,由于近几年中心城市的创新创业生态优势,北京、上海、杭州和深圳是主要集聚地。其中北京82家,上海38家,杭州、深圳各18家,四个城市共有独角兽156家,较2017年增加19家,占我国独角兽企业总数的77.2%,与2017年84%的比例相比进一步下降。也说明我国各区域创新活力持续提升、创新型城市不断涌现,使更多的城市开始注重营造创新创业生态,培育和引进创新型企业。

北上杭深是独角兽主要分布城市,南京、广州、武汉、青岛等则成为新兴的集聚地。具体数据为:南京9家,广州6家,武汉5家,香港、青岛各4家,天津、成都、西安各2家,宁波、合肥、贵阳、苏州、银川、无锡、镇江、杨凌、赣州、上饶、绍兴、铜陵、延安各1家。出现独角兽企业的城市范围也在不断延伸,2018年青岛、西安、合肥、银川、杨凌、赣州、上饶、绍兴、铜陵和延安等10个城市首次出现独角兽。

从省域分布看,独角兽企业主要分布在北京、上海、广东、浙江、江苏等经济发达省份。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深入实施,长江经济带作为海、陆丝绸之路的交汇区,成为最主要的创新资源聚集区域之一,同时,上海、浙江、江苏、湖北、江西、安徽、四川、贵州等长江经济带覆盖省份开始成为中国独角兽企业新的重要聚集区。

独角兽企业需要“试”的空间

自2014年9月李克强总理在夏季达沃斯论坛上提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以来,从政府的政策鼓励到企业家、资本的投入,使各地的创新企业呈指数级增长。

尤其近2年,独角兽企业快速发展也渐受到城市重视,城市的营商环境已成为高频词汇,更成为政府经营城市的一个重要指标。

以青岛为例,去年,青岛首次出现独角兽企业,且有4家之多,独角兽数量在全国城市中排名第8,正在成为新兴的独角兽企业集聚地。据悉,4家独角兽企业主要为生物医药、智慧物流、新文娱和互联网教育领域,总估值达68.08亿美元。

“大企业通过平台化转型孕育新动能,是青岛培育独角兽企业的核心要素,充分验证了青岛的传统产业正在与新经济进行充分结合、激发新的爆发点。”长城企业战略研究所长王德禄表示,青岛独角兽企业的共通之处在于科技属性极为明显,其中,崂山区3家独角兽企业均拥有自己的核心技术与知识产权,体现出以硬科技孕育前沿业态、以新技术变革传统产业的典型特征。

对于国内独角兽企业的迅猛发展态势,很多城市对于创新企业越来越重视。拿南京举例,去年10月份在南京举办的双创活动周江苏分会场启动仪式上,南京常务副市长、市委秘书长发布《2018年南京市第二批独角兽、培育独角兽、瞪羚企业名单及分析报告》;南京市市长给独角兽企业颁奖,可见南京市对培育独角兽企业的重视。

“独角兽企业一般都是新业态,尤其需要新技术支持,就这个层面来说,独角兽的出现一定是当地可以提供他需要的应用场景。”武文生对经济观察网表示,城市培育独角兽,就要注重给它“试”的空间,城市注重整体营商环境的改善,而非仅仅给创新企业提供以往的资金、调研等模式支持。

放权容错与加强监管同时着力

独角兽企业的概念在2013年最先在美国提出,近年来随着新经济的迅速发展,中国独角兽企业数量持续增长,2015、2016、2017年分别为70家、131家、164家,2018年首次突破200家。面对去年独角兽企业在大范围内“遍地开花”的现象,武文生对经济观察网表示,未来要以平常心太对待独角兽的发展态势,要避免过热,出现某些城市一窝蜂地培育独角兽的乱象。

对待独角兽不能只靠热情,王德禄表示,“除了热情,还要审慎监管;新业态要出现在各个城市,而不是在整个国家范围,因为目前“安全的”创新即每个城市可以自主出台相关政策的机制还未实现。”

王德禄认为,独角兽企业是经济社会的“新物种”,对独角兽企业的的行业监管,还是应该给一个相对宽松的空间,给地方政府充分放权,让他们来对这些新事物来实施监管,不宜从国家部委的角度来监管,因为往往监管层级越高,政策发布就会越保守,必然会掣肘创新企业的发展。

除此之外,独角兽企业还存在知识产权的保护意识不强、存在某些估值过高等问题。尤其在目前国内经济大环境下,可以给我们一个提示,未来独角兽要审慎地往前冲。

“独角兽要审慎地往前冲,但也不能一出头就被打死。”对于前段时间网上对某些独角兽企业持续亏损上市的热议,王德禄认为,独角兽企业作为新业态,有争议是正常的现象,资本趋向创新而担愿意负担颠覆式创新的风险,也是利益驱使,这是市场的力量。

王德禄认为,对待颠覆式创新,监管部门需要解决的一个问题是:不能使大额高风险项目的风险转嫁到股民身上。股民可以承担创新带来的风险,而不应该承担颠覆式创新的风险。而独角兽企业往往是通过颠覆式创新,来获得爆发式增长。总体来说,对独角兽企业发展,应该抱着宽松的态度,且行且观察,但对独角兽企业的上市,则应该加强监管,更多地让风险投资来承担这样的风险。

上一篇:水浒英雄谱之青面兽杨志:300万“豪车”放车库“10年”无人动,车上留言很吸精,回复火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