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虎虎vr > 【专访】大空间互动脱掉“马甲” 升级后的ZVR要对影院出手 小镇青年请接招

【专访】大空间互动脱掉“马甲” 升级后的ZVR要对影院出手 小镇青年请接招

时间: 2017-11-24阅读:

ZVR(北京轻威科技)CEO郭伟30多岁,创业3次,此次进军VR市场,经过初期几番摸索尝试之后,ZVR最终将目光瞄向了大空间多人交互商用解决方案。该解决方案将用于线下VR影院的搭设。

VR和影院结合,并非没有先例,2016年一支荷兰的创业团队在阿姆斯特丹开了一家电影院,使用的是Gear VR;2017年,IMAX在洛杉矶打造了一家VR体验中心;同年,北京国美大中电器有了VR影院;上海的X-Cube位于一家电影院内,设7个席位;就连万达电影院内也放了几个“蛋椅”。

这就是VR影院吗?VR影院是否等同于“开在电影院内的VR体验摊”?

这个问题没有定论,有些人认为看电影是一件私密的事,所以VR影院应该为每一个观影的人单独定制一个观影环境,比如舒适的单人座位、“太空舱”等。但VR的特性之一是“可交互性”,影院的功能之一是社交。交互需求和社交需求,决定了单人空间内的VR观影体验,无法满足观影人的多重需求。

将IMAX视为对标产品的ZVR,对VR影院的设想和IMAX英雄所见略同——不仅有单人观影空间,还有大空间多人互动方案。以“沉浸式娱乐的IMAX”为目标,ZVR希望通过技术和合作团队,在线下开店,之后吸引越来越多的内容团队,以内容众包的方式呈现新的VR体验方式。

商业模式可以学,但是90%的中国团队,无法复制ZVR背后那套解决方案。郭伟非常自信:“我们是国内率先掌握超大空间主动光学定位技术的团队。”

除此之外,ZVR在行业内的技术优势还体现在无线上。今年11月在青岛举办的国际虚拟现实大会上,ZVR和无线VR技术团队tpcast合作,联手推出了“矩阵”无线多人商用模块化解决方案。

如果这套技术运用在VR影院,就这意味着ZVR团队可以用更短的周期、更便宜的价格、更轻便的装备、更自主的知识产权,完成VR影院的搭设。

试想一下,2018年,最新版的“复仇者”或“正义联盟”上映了,你愿不愿意以不超过百元的价格,和同行的小伙伴一起,共同进入超能力的世界,与主角们一起拯救世界?


ZVR进化

背包甩啦甩啦,无线大空间横着走

郭伟朋友圈中有一张照片,HTC Vive VR副总裁鲍永哲、TPCast联合创始人姜英才和ZVR等人同框。一个是激光系统下才能工作的VR头显,一个是无线套件,还有一个是致力于大空间定位,他们怎么会在一起?

时间要回到两个月前。在某一个展会上,郭伟进行了关于大空间多人互动的演讲,TPCast随后登场。两场演讲下来,双方发现在业务上有互补和契合的地方,于是合作一拍即合。关于TPCast,这家团队可以说做出了全球第一款真正的无线VR套装,之前一直适配HTC Vive使用,并获得了市场的认可。

将无线套件使用在大空间多人互动上,是双方的创举。姜英才在谈到和ZVR的合作时提到,国内做大空间的团队很多,决定和ZVR合作,是因为TPCast对ZVR的技术和创新实力非常认可。“他们的光学定位系统从性能、性价比、适应性等方面,相比国内外产品来讲都有优势。在合作过程中,我们配合很紧密,沟通流畅,联动效率很高。”

移植和适配后的效果如何?

2017年11月9-11日,青岛国际国际会展中心1号馆ZVR展台,“大空间+无线”迎来首秀。

体验者进入展区后,戴上HTC Vive头显,即可体验谷歌的Tilt Brush及steamVR平台上的对战游戏《巫师法术(inVokeR)》。现场已经看不到Lighthouse,取而代之的是14台高速动作捕捉相机。

ZVR在青岛呈现的这套“矩阵”方案,采用捕捉精度达亚毫米级别的光学定位系统,通过高速动作捕捉相机捕捉在HTC Vive头显上布置的特征点,识别空间内多个玩家在空间中的运动轨迹。

实际上,这两款内容在Lighthouse环境下同样可以体验,但局限于4*4㎡的面积。然而ZVR提供的是100㎡的大空间多人交互模块化方案,将玩家从固定位置的体验方式中解放出来,实现在大空间内多名玩家自然交互的沉浸式VR体验。

这意味着场地内可以4人同时画画,甚至玩多人对战游戏。再加上摆脱了会在体验过程中让用户“出戏”的线缆的束缚,体验者行动将更为自如。

对了,体验者全程不需要“马甲”——背包电脑。

 

即买即用

ZVR服务一条龙

ZVR在青岛国际虚拟现实大会上的展品,是团队对VR产品的一种尝试。来到ZVR办公室,能看到更多“黑科技”。

ZVR办公区很大一部分被用来搭建大空间定位环境,郭伟甚至把前台和体验间之间的墙打通,扩大体验面积。

体验间角落摆放了一台VR体验设备。因为设备上方钩子一样的造型,有点像“蝎子摆尾”,所以取名“天蝎座”。

▲ ZVR产品——天蝎座六自由度VR电动座椅

天蝎座是ZVR早期一款产品,和传统的蛋椅相比,其摆动更为灵活,可以模拟出多方位的位置移动,和VR内容更为契合,沉浸感更强。

天花板上挂着的,则是“悟空”。悟空是ZVR自研的光学动作捕捉相机,分辨率1280*1024,其独立的计算单元可在专用芯片内部对图像进行预处理,以毫秒级频率的位姿输出,捕捉每一处细节。

配合悟空,ZVR开发出了大空间多人互动解决方案“临境空间”。用这套方案,CP可以在没有大空间定位环境下,开发多人交互内容;对于线下体验店而言,则可以实现软件应对接。

2017年4月,ZVR团队演示了通过临境空间让Oculus和ZVR自己的大空间定位系统“悟空”相连,舍弃Oculus的“星座”定位系统,实现了热门游戏《Robo Recall》的自由行走化。《Robo Recall》中有很多移动方式,比如扭转身体、跳跃以及45°转身,甚至可以使用慢动作模式,抓住子弹扔回到敌人身上。

整体体验下来,感觉画面非常流畅,定位精度高,是一套可以直接用于线下的成熟的平台。

郭伟称,除产品本身外,客户在实际运维的过程中仍然会遇到许多不可预知的小问题,ZVR所能提供的运维系统并没有单纯追求更“先进”,但却通过一些细节方面的微创新做到了更“适合”运营商使用。

国内做大空间定位的团队很多,比如青瞳视觉、国承万通、蚁视、瑞立视、艾奎斯等,哪一套方案和产品对于服务采购方来说,更便捷更“傻瓜”,自然能够占据先机。

能有这样的表现,可以说,“临境空间”为线下“沉浸式娱乐”提供了更多可能的一站式整合服务。


领先的主动光

ZVR说:“世界终将通过光学呈现。”

大空间定位的“水”很深,仅“彼此可见有交互”的空间定位手段就有4种:激光、可见光、射频和红外光。

其中红外光是发展历史最长、最稳定的一个方案。ZVR的“悟空”高速动作捕捉相机使用的就是红外动捕系统。

郭伟展示了这款ZVR自研相机,它只有手掌大小,摄像头周边有LED光圈,运行时发出绿光。

光学动捕相机的运行原理很简单:对于空间中的任意一个点,只要它能同时为两部相机所见,就可以确定这一时刻该点在空间中的位置。当相机以足够高的速率连续拍摄时,从图像序列中就可以得到该点的运动轨迹。

这种定位技术看似简单,但瓶颈在于如何使精度达到亚毫米级、扩大覆盖范围、实现无线传输和降低成本。ZVR“悟空”能做到每个相机每秒可以拍摄200多张照片,每张照片130万像素。

▲ZVR产品——悟空高速动作捕捉相机

值得注意的是,国内山东彩票彩友沙龙掌握光学定位技术的公司大概有三家,ZVR则是在光学方案团队中率先掌握主动光技术的企业。

用(自认为)通俗易懂的话解释,被动光像导演在芸芸众生中寻找女主角,女主角的形态多样,需要大导演独具慧眼(算法),才能成功;而主动光,则是女主角像灯塔一样散发出光芒,还对导演传播信号,导演很容易就排除干扰信号捕捉到女主角。论便捷程度,自然是主动光更甚。 

“沉浸式娱乐的IMAX”

看,IMAX那座标杆

目前涉足大空间定位的团队,在选择落地时,有几个选择:闹市中开设体验店,如Soreal、蚁视“红巢”;或和某个行业结合,在其营销链条中占一环,比如国承万通之于旅游业、IMAX VR体验之于电影业。

Soreal这类大型体验店选址也会靠近电影院,但其经营生态并非电影院中的一环,ZVR则直接和电影院结合,将电影院的1-2个厅打造成VR大空间多人交互场所。

郭伟将ZVR对标IMAX,称之为“沉浸式娱乐的IMAX”。

IMAX并非人们传统印象中“做大屏幕的”,而是一家科技公司,它很早就解决了超大荧幕的电影拍摄工具问题和放映工具问题。

IMAX的商业模式值得学习:IMAX同线下的影院进行合作,共同开店分成。它一方面打通了内容层面的技术壁垒,另一方面打通了渠道,中间靠技术的核心手段不断迭代,带给大家更好的沉浸感,并构建了商业体系。

就ZVR而言,技术部分,上文中提到了主动光和无线装备;商业布局部分,ZVR则有对中国消费市场的理解。

 

小镇青年看过来

农村包围城市你懂不懂

2017年经济仍面临下行压力,但文化娱乐消费依然乐观。尤其是年轻人,其在文化娱乐方面的消费会迅猛增长——反正也买不起(或不想买)汽车住房这一类大宗消费,为何不通过文化娱乐消费让身心愉悦?

电影圈还有个共识,“得小镇青年者,得天下。” 毫不意外,“三四五六七八线”电影消费市场份额激增。

2017年各线城市观影人次(百万次)

郭伟看中的也是这部分市场衍生出来的娱乐消费场所。郭伟曾在贵阳某热门商圈举办了一个活动,“你想象不到的人山人海,说明他们对消费升级的渴望和需求很大。”

作为消费升级的选项,吃饭唱K、看电影、密室逃脱,现在还可以加上玩VR。

“小镇青年”们对电影市场的认可,以及对消费升级的渴望,中间的重合部分就是影院内的大空间多人互动体验。 

ZVR的机会来了。 

根据郭伟对中国院线的了解,电影院每年会有大概20万到40万的人流,但事实上,影院从来都不靠卖票挣钱,而是靠如何经营流量去赚钱,比如爆米花、周边、地租和贴海报这种宣发费。

“ZVR能带给电影院的价值,就是把电影院的人流做有效转换,而且能有效降低影院的投资回收期。说白了,我们沉浸式娱乐体验,能够帮助电影院实现资金回流(普通7-10年的投资回收期可能缩短至1.5年)。”

沉浸式娱乐体验自然需要大面积场地,如何解决租金问题?

影院在整个的商业体系里,拿地成本是最低的,其在整个大型商业设施里租金最低,甚至是免费的。因为对于Shopping Mall来说,一家影院每年能吸引大概20万基础人流,影院是“迎客松”、“招财猫”,自然不可怠慢。

依靠电影院带来的低租金和人流量,沉浸式娱乐体验能更好地开源节流。

郭伟预计,2018年,ZVR在全国合作运营的沉浸式娱乐中心,会对二三线城市优先布局。“一线城市对娱乐方式的选择还是比较多元化的,而且一线的消费能力过强,有可能会误导我们对整个系统和收入的判断。我希望能在二三线城市入手,考察当地的消费能力和导流能力,考察当地能不能找到合适的运维人员。如果二三线城市都能接受,我会考虑在一线城市做。”


郭伟的设想是,找到影院后,改造一个厅,或是打通两个小厅,达到200㎡的面积。内容需要和内容合作方做深层次的绑定。体验时间大概为30-45分钟,价格不超过100元。

这样的形式和国内其他“VR影院”不同,别家更倾向于让玩家坐在旋转座椅上观看VR视频。尽管有些企业开始投入大空间多人互动,但效果参差不齐。

作为“VR影院1.0”的升级版,ZVR的想法不算前无古人,但在国内落地实践应该是第一家。

“VR影院2.0”做好了,如果有成熟的票房监管系统,优秀VR影片还能和电影节这种发行渠道相结合,有收益后相关合作方从中抽成。

至于短期内消费者习惯如何培养,则需要整个市场的推动。



2017 CHINA VR新影像展暨第二届CHINA VR新影像奖现面向全国征集优秀作品,不要吝啬你们的作品,快快甩过来吧。

详情请扫下方二维码:




上一篇阅读:【专访】发令枪响,谁把VR/AR购物的“地基”和“建筑”考虑得如此清楚?


推荐阅读:【测评】测评界“毒舌”体验暴风魔镜白日梦 写心得免费领白日梦不是梦


CJ系列:

强强联合 断腿推荐2017 CJ 50VR/AR企业信息

CJ 吸引眼球能力鄙视链

CJ观察:2017 CJ告诉你VR到底颓了没?

CJ观察:VR竞技的两头 你选择在网吧稳坐如山还是到体验店手脚并用?

CJ观察:CJ展台选美大赛,这是科技的比拼,但也请注意一下颜值

VR新闻实验室】据说这届CJshowgirl质量史上最差?

上一篇:【连载】日本某黄油编剧的自白(07):工口游戏的禁忌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