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人工智能内参 > 腾讯副总裁姚星:中国AI有更大梦想,每次浪潮腾讯都在革自己的命

腾讯副总裁姚星:中国AI有更大梦想,每次浪潮腾讯都在革自己的命

时间: 2017-12-13阅读:


来源:腾讯AI实验室

腾讯公司副总裁姚星接受毕啸南采访时表示,对于科技创新,巨头与创业公司同在一个起跑线上,要与时俱进,不断地超越自己,才能进步;每次浪潮前,腾讯都在自己革自己的命。


近年来,人工智能已成为各大科技公司布局未来的重要领域。凭借着丰富的应用场景、庞大的用户基数,腾讯在人工智能领域迎头赶上,并在不断提升效率的同时,发力通用人工智能之路,致力于算法革新,使得通用人工智能能够无限接近人类的智力水准。腾讯希望AI像“大白”一样成为超级英雄,照顾小孩、帮助成年人、照顾老年人。


姚星,腾讯公司副总裁,负责腾讯技术工程事业群的基础技术平台、搜索技术平台和人工智能研发的团队管理和项目开发;有着丰富的海量服务架构经验并使用该技术为微信、QQ和QQ空间服务,同时也从事计算机视觉、语音识别、自然语言处理、机器学习等AI相关领域研究工作。


姚星表示,当前人工智能的发展还处在一个比较初级的阶段,尚未大规模普及应用;普通大众对人工智能的认知基本来自科幻电影。虽然在人脸识别、语音识别等垂直领域,人工智能已接近或者超过人的平均智能水平,但与人的综合智能相比还非常狭窄,最终想要达到“通用人工智能”的生态,其重点不应该只强调大数据与大运算,核心是对算法本身进行高维突破与革新。


腾讯AI布局看似“后知后觉”与腾讯低调务实传统有关,实际内部已多方位布局


毕啸南:在一轮人工浪潮的过程之中,有一部分的观点认为腾讯可能会发力的稍微晚一点,你怎么理解这种看法?


姚星:我觉得这个跟腾讯的公司文化,包括我们创始人的一个本身的性格是有很大的关系的。像腾讯在历史上过去的发展都是比较低调务实的,不光是在这次人工浪潮的到来,包括我们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每次的发展实际上我们对外的这种宣传都会比较少,都是所谓的这种后知后觉。


坦白讲这次的人工智能时代,我们实际上内部是很早就进行一些布局,普通老百姓未必能感知得到,或者我们未必能宣传出去,比如说很早以前我们的微信里面就有语音转文字、语音识别的这种人工智能的东西,包括我们很早做的这种美图的软件,我们叫做天天P图,就有这种计算机视觉的一些人工智能的技术在里面,这些东西实际上早在几年前我们就提供了,只是我们没有去对外做AI方面的这种宣传,所以让普通的老百姓或者很多其他人,对腾讯的这种AI的技术储备可能觉得发挥的比较晚。



毕啸南:客观讲会不会内部对这股浪潮还是存在着不同的声音?还是说大家意见其实是一致的。


姚星:我们以往所有的产品也好,技术也好,都是去做一些比较能看得见摸得着的,就是说真正解决老百姓实际问题的一些产品和技术,所以对于这种更高的前沿科技的东西,我们在过往的十年的发展当中,可能接触的不像其它的世界互联网公司那么更加的前沿。但是我们同时在几年前我们也意识到,特别是腾讯公司发展到体量非常大规模的时候,我们也发现了,作为一个互联网公司,一个非常大的标志就是高科技,科技的公司就是要去探索人类未来的知识的,所以我们也把这个作为我们很大的一个社会责任,所以我们这两年才慢慢的释放出来,我们作为一个互联网高科技公司,高科技的含义的定义,所以过往的发展的确是有一点就是说,可能那时候我们体量还比较小,可能做的是比较务实的东西,但是现在的话,我们的企业是为人类的更多的未知领域的探索,起更大的责任。


腾讯AI人才储备完整,拥有70多位AI研究专家和300多位AI工程师团队


毕啸南:在人工智能这一方面,在技术等其它的方面,有什么样的步骤和战略?


姚星:我们大概是在2016年4月份宣布我们成立AI Lab,就是人工智能实验室。当然在此之前我们也做了很多的准备工作,目前来讲的话,我们AI Lab这一块的话,我们整个的人才情况,我相信在中国的互联网公司里面,乃至世界互联网我们人才的储备还是比较完整完善的,我们有70多位的研究科学家,就是人工智能研究科学家,有超过300位的应用工程师团队,从人数上面来讲,我们现在已经积累了非常大的一个优势。然后我们从研究方向上来讲的话,我们大概是有几个研究方向,包括在AI领域的;包括计算机视觉;包括语音识别;包括正常语音处理;包括我们的机器学习的算法这四个基础的研究方向。


腾讯在AI领域正迎头赶上,战略布局围绕游戏、内容、社交和工具四大场景


姚星:我们从行业的实际产品场景来讲,我们也分成了四块,包括我们说的AI for游戏、AI for内容、AI for社交,还有我们的AI tool(工具)这四个地方。实际上从整个的基础研究,包括到领域落地,包括人才结构,作为一个后来者,我们还是发展得非常迅速,我相信在不远的将来,我们会有更多的这种AI产品去让老百姓所感知到。


腾讯提出“AI in All”战略,建立AI Lab、微信实验室和优图实验室三大AI技术团队


毕啸南:那我们的AI战略,“AI in All”是指什么呢,这个标语和其它那些巨头提出来的标语不同点在哪?


姚星:实际上我们看到谷歌提的是“AI First”,就是说AI优先,从Mobile First,移动优先到AI first,包括我们看到百度提到的“All in AI”,全力投入AI,我们是把它叫“AI in All”,“AI in All”如果从我们公司内部来看的话就叫全民AI,现在AI我相信不仅是掌握,就是说这种不仅是一个纯研究方向的一个技术了,它更多的是要去普适普通老百姓的一些产品,所以我们希望在AI时代投入的人不仅是科学家,更多的工程师进行投入,这也是在腾讯里面我们发现不仅只有AI Lab这个团队在做AI,在我们腾讯实质上有三支团队都在做AI相关的事情,只不过大家侧重点不一样。


毕啸南:哪三支?


姚星:包括在微信的语音实验室,包括在我们社交媒体事业群的优图做视觉的实验室,这三支实验室,实际上我们为什么建立这么多的研究团队,是希望让整个在腾讯内部更多的产品,更多的工程师能参与到AI的事情里面来,因为AI的事情不仅是刚刚说的研究方向少部分人去做的,在未来它要解决这么多人类的提高、提升人类效率,帮助到人类的事情,我们需要更多的人来参与进来,所以这是对内来讲我们是个全民AI的过程,这也是我们提AI in all的一个很大的初衷。


对外来讲我们提到刚刚说“AI in all”,也就是说Make AI Everywhere(让AI无所不在),就是希望让这种AI的东西并不是只是在一些高尖端科技的产品中有亮点,而是能普适到更多的老百姓,更多的受惠的这些人群,所以我们提出来就说让AI无所不在,希望从老百姓的日常生活到高尖科技的产品上面,全面的渗透我们的AI相关的产品技术。



腾讯AI战略拥有更大梦想,要走“通用人工智能”之路


毕啸南:为了达成这个目标,我们的产品和领域其实主要是按照一个什么大体的方向在做呢?


姚星:大部分AI的产品还是解决效率的产品,跟早期的互联网产品和移动互联网产品非常接近。早期的互联网解决的是沟通问题,移动互联网解决的是无所不在的问题,而现在的AI时代实际上也是在提升效率的问题,这种提升效率的产品现在非常多,包括我们看到很多工具类的产品,翻译、语音识别、美图软件、图象处理软件、OCR识别等等,都是在提升很多很多的效率问题,这些产品实际上都含有了AI技术。但是我们发现在整个行业里面,很多的老百姓对这种提升效率的AI产品,并不觉得它是一个AI的东西,老百姓对AI的认知是一种,不仅是提升效率,是希望这个AI能承载人类未来梦想的东西,能突破人类传统认知的东西,所以他对AI的这种产品的想法是更高的要求。但现在的东西,就只是停留在效率层面,所以老百姓很多人不了解AI,觉得这个AI不够酷不够炫,因为现在很多老百姓的思想还停留在科技、科幻电影的层面上面,包括《机器人》、《机械公敌》、《Her》这些电影里面。所以在这上面来讲,一方面我们要做更多的这种普适提升效率。另一方面,实际上我们在走跟其它的许多科技公司会不太一样,我们在走一条通用人工智能之路。


毕啸南:通用人工智能之路。


姚星:通用人工智能之路,实际上我们是想去让这种东西能承载人类的梦想,能突破人类对AI的,对未来宇宙探索的认知。我们在走通用人工智能之路,只有这种东西达到的话,可能我们才能让刚刚说的,从提升效率到最终的科幻片里面的那种非常炫酷的东西得以实现,当然这条路也是非常之难的。比如像《Her》这种东西出来,它是一个超人工智能的时代,这种东西就叫通用人工智能,我不知道你看没看过《Her》,它是完全的无障碍的这种交流,可以达到一个非常高的这种交流能力,我们甚至认为它是已经具备智慧了,具肖坑茶叶备灵魂了。


毕啸南:其实通用人工智能,我觉得反而用一个词来解释,机器拥有智慧,但是目前我们所界定的智慧,只是说的算法上的智慧。


姚星:我今天所讲的通用人工智能是我们在基础研究上面,可能我们在国内的BAT里面,我们是最重视的,因为我们的目标是想做通用人工智能,是想解决A到B的全站解决方案,而不是仅仅停留在一些效率层面的东西,当然效率层面我们也会做,就是刚刚说的 Make AI Everywhere  一样,我们有一部分人会去做这个效率,但是有一部分人还是心存更大的梦想,去做更多的事情。


通用人工智能的核心是算法革新,不简单追求效率层面提升


毕啸南:而这里面最关键的一步就是算法。


姚星:算法,我们也看到了AlphaZero,它就是算法的革新、学习方法的革新,它颠覆了人类的学习方法,这一点让我们很震撼。它三天学出来就比李世石高,它就是反过来学的,不是一开始说这叫打劫,这个叫征子,这个布局应该这么走,它不是这么学的,它应该是让机器乱下,然后慢慢的掌握好了方法,以它最好的方法去学,它反而很快的学到了人类一个最高的水平。


腾讯希望AI像“大白”一样成为超级英雄


毕啸南:将来不仅仅是围棋了,很多其它的运动项目、游戏项目或者生活日常形态当中都具有这种学习能力和颠覆性的一种方法。


姚星:对,这就是通用人工智能,原来我举过一个例子,围棋的复杂度10的170次方;整个宇宙的是10的80次方,一个太阳大概有10的57次方个氢原子,整个宇宙有10个23次方个像太阳这种恒星存在,大概这个宇宙里面有10的80次方原子存在;围棋是10的170次方,它远远大于宇宙中的原子总和,因为围棋我们说每个格子有三种可能性,它大概有361个格子,就是3的361次方,相当于10的170次方。你知道王者荣耀是多少吗?王者荣耀的数学复杂度是10的两万次方,就它已经大到惊人了,在这五对五的一个东西。如果仿真整个世界,这个指数级是非常夸张的,就是数学无法表示的一个数学复杂度,所以现有的学习方法是很难做到通用人工智能,一定要在算法上,就是我刚刚说的,人类的数据处理速度和智慧永远是智慧优先,所以我们的机器学习的方法,一定要做转化范围以算法优先的道路上来,而不是大数据驱动,仅仅是大数据驱动和我们所谓的高性能的处理,GPU的处理速度,这是不够的。到了这条道路上面来讲,只能做出来AI提升效率的产品出来,但永远做不到通用人工智能。

原来在第一次我参加《TED》活动时我提过,我希望让AI能照顾小孩,去帮助成年人做复杂的工作,危险的工作,照顾老年人的生汤浅蓄电池代理活,这就是我们的目标,就是心目中的大白,做一个超级英雄出来,大白的梦想,实际上大白是什么?大白就是通用人工智能。


毕啸南:其实腾讯现在给外界的一种感觉,好像是在四处落子的一种感觉,有没有想过像其它的一些大巨头,内部其实进行一种整合?


姚星:刚刚我也说了,就是说本身现在AI在进行快速的发展这个阶段,我们是希望这个AI的能力,或者参与AI这个事情里面,不仅局限于少部分的研究者,是希望更多的公司能参与进来,这是我们的一个初衷。目前的技术上面,我们也发现了这个趋势,为什么这一波AI的浪潮会如此迅猛,这么多公司都能做出来AI,包括一大堆创业公司,实际上本身来讲,目前的AI上面的使用门槛在急剧降低,可能在10年前、20年前,我们对AI的研究从业者,必须是有很好的教育背景,非常好的这种基础学科的能力,对数学,对各种的这种甚至神经学科,都有很多的这种了解的人,才能去从事AI的这种高科技的研究,但是目前来看,我们发现非常多的研究工作者已经不需要那么多,它本身的门槛在急剧降低,在一个急剧降低的门槛的一个方向里面,我们应该让更多人参与进来,这本身是一个好事情,不应该再局限。


另外你刚刚提到是整合,腾讯本身就是一个我们叫百花齐放的,如果在内部没有形成有效的竞争的话,在外面的生存能力是非常弱的,你在里面要冒出来,你就要经过里面的很多很多的一个竞争协作的关系。实际上从内部来讲的话,我相信有很多是既有竞争也有合作这种关系,这样的话可以让整个的我们的AI的参与度会投入更多的热情,参与的人员也会更多,这本身对腾讯的发展、AI上的发展是极具好处的。


未来智能实验室致力于研究互联网与人工智能未来发展趋势,观察评估人工智能发展水平,由互联网进化论作者,计算机博士刘锋与中国科学院虚拟经济与数据科学研究中心石勇、刘颖教授创建。


未来智能实验室的主要工作包括:建立AI智能系统智商评测体系,开展世界人工智能智商评测;开展互联网(城市)云脑研究计划,构建互联网(城市)云脑技术和企业图谱,为提升企业,行业与城市的智能水平服务。

  如果您对实验室的研究感兴趣,欢迎支持和加入我们。扫描以下二维码或点击本文左下角“阅读原文”

上一篇:Lightform募资500万美金把传统投影机转变成AR机器 | VR2048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