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人工智能机器人 > 全球首个Magic Leap One体验:吓到你不敢进房间

全球首个Magic Leap One体验:吓到你不敢进房间

时间: 2017-12-22阅读:

来源:智东西

概要:业内备受关注的AR技术公司Magic Leap,在获得19亿美元融资历经七年之后,终于放出其第一款头盔产品Magic Leap One,很快在科技圈、VR圈引起刷屏式关注。


昨夜,业内备受关注的AR技术公司Magic Leap,在获得19亿美元融资历经七年之后,终于放出其第一款头盔产品Magic Leap One,很快在科技圈、VR圈引起刷屏式关注,大部分焦点集中在,“设计太丑”、“怎么像是效果图?”、“融了19亿美元就搞出个这?”,到底Magic Leap One是不是样子货?


同时,从Magic Leap 创始人CEO罗尼·阿伯维茨(Rony Abovitz)对外的一些言论也看到不少值得关注的点,比如他说:它也是一台计算机,设备很轻,但是工程技术却像卫星一样复杂。也有说:从本质上讲,你正在创造视觉世界。你是联合创作者,与动态模拟光场信号一起创造。还说:每一个人都是创造者,不断创造自己的虚拟世界。Magic Leap决定抛弃显示屏,使用人类已有的显示屏,也就是眼睛。是不是越听越炫,来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千呼万唤始出来。


终于,Magic Leap给我们带来一台原型头盔,2018年,头盔就会提供给开发者。Magic Leap给头盔取名叫作“Magic Leap One”,包括一个控制器,一个电池组,尺寸和手掌差不多大,还有一幅眼镜,充满数字朋克色彩。Rolling Stone报道说头盔很贵。


老实说,我们知道的消息不多。开发者没有办法试用,所以无法与其它原型产品对比。


值得庆幸的是Magic Leap的技术终于变成有形产品了。



头盔


冰球状的设备实际上是一台外置计算机,名叫Lightpack。照估计,设备可以接收多种输入指令,比如语音、手势、头部动作、眼球追踪。它可以将虚拟电视投射到墙壁上,当你回来时,电视会挂在离开之前的位置。SDK明年年初就会出货,至于硬件,可能明年的某个时间点也会出货。


护目镜有两种尺寸可以选择,前额垫、鼻子部分、太阳穴垫片是可以调节的,确保使用时更舒服。当产品推出时,Magic Leap还会将医学镜片考虑进去,简单来说,戴眼镜的人也能使用。


控制器是用塑料制造的,有一排按钮,支持6自由度动作感知技术、支持触觉反馈,还有一块触控板。



从设计上看,Lightwear和Lightpack有点像玩具,并不是因为它们便宜(实际上很贵),而是因为它们很轻,看起来好小。


Magic Leap CEO罗尼·阿伯维茨(Rony Abovitz)说:“这是一台袖珍计算机,你可以将它想像成MacBook Pro或者外星人PC,里面有强大的CPU、GPU,还有硬盘、WiFi、各种电子组件,所以说它本身就是一台折叠计算机。”


谈到Lightwear眼镜,阿伯维茨解释说:“它也是一台计算机,是一台实时处理计算机,可以感知世界,完成计算视觉处理任务,还有一些机器学习功能,可以持续感知周围世界。设备很轻,但是工程技术却像卫星一样复杂。”


头盔还可以感知用户周围的声音,里面安装了4个嵌入式麦克风,用实时计算机视觉处理器与外部摄像头(6个)追踪穿戴者的位置。太阳穴位置装有小型高端扬声器,可以输出空间声音。



阿伯维茨说:“它是一款装有摄像头的眼镜,能完成空间计算,拥有完整的意识。”


到底头盔安装了什么GPU、CPU,其它组件又是怎样的?阿伯维茨不愿意透露,甚至连续航时间也不愿意说。为什么?阿伯维茨说,他们想保留一些消息晚点发布,而且他们正在优化电池。Magic Leap已经动手开发下一款原型机。


体验


Magic Leap邀请Rolling Stone试玩了一些“Demos”。有哪些演示体验呢?比如,里面有虚拟角色,你可以用眼神与它接触,有漂浮的漫画书,有虚拟现场表演(用体积摄像头捕捉的)。之前有传闻说,Magic Leap碰到了麻烦,它很难将技术压缩到小小的护目镜内,同时还要保证性能,演示似乎让传闻不攻自破,它告诉我们:体验没有延迟,即使走来走去,靠近或者远离也没有关系。


为了让访客体验技术,Magic Leap在大楼内建了一个体验场所,和摄影棚差不多。Magic Leap在这里测试体验,未来这些体验可能会用在主题公园及其它大型场所。Rolling Stone记者花了一小时体验。总体来说,这些体验我们暂时无法在现实中看到,Magic Leap只是想让访客亲自看看“魔法”到底是怎样的。



Rolling Stone记者试玩了几个演示产品,体验如下:


一、主题公园


进入一个科幻世界,Magic Leap用隐藏风扇、扬声器、计算机控制的彩色灯光阵列增强体验。体验很棒,它告诉我们:主题公园可以没有墙壁,游客也不需要等待。一切都是在舞台布景中发生的,虽然看到的东西与现实有差异,但是相当接近。


二、Gimble机器人


进入一幢大楼,里面有一个大房间,装修风格跟居住空间差不多,有沙发、桌子、小摆设和地毯。进入演示区,有几种体验可以试玩。首先就是Gimble,它是一个机器人,飘浮在空中,介于眼睛与墙壁之间。你可以走近机器人,围着机器人转,从不同的角度观看……机器人静静飘浮在视野中。周围的世界仍然不变,你不能透过机器人看到世界。似乎机器人不是虚拟的,而是真实的,也不是平面图片。当你靠近机器人,图像不会变成粗糙的像素,走近能看见一些细节,在远处看不到。如果靠得太近就会消失,或者人会进入到物体内部,Magic Leap解释说演示体验还没有完善。当你围着机器人转动时,声音也跟着转。


三、虚拟显示屏


接下来,Magic Leap高管在记者的视野内摆下三块虚拟显示屏。屏幕看起来就像超大平板电视或者显示器。你可以移动屏幕,可以自由组合。观看屏幕时,机器人仍然悬浮在旁边。


四、4面立体电视


随后你可以尝试另一种体验,那里有一个飘浮的4面电视,每一面都在播放直播节目。你可以围着立体电视转圈,看不同的频道。不论观看还是不看,电视频道都会一直播放。


五、虚拟美女


房间的墙壁上突然用白光显示门的轮廓,然后门打开了,一名女人走进来。她朝你走来,相隔几英尺远,站在旁边。细节相当逼真。当然啦,这个人不是真人,不论你说什么,女人不会说话,也不会响应,她没有这样的能力。你可以用手动方式控制她的表情,比如微笑、愤怒、厌恶。当你移动或者四处观看时,她的眼睛会跟着你转。Lightwear内部摄像头会将数据发送给她,这样她就能保持眼神接触了。


六、漫画书


你会看到一本巨大的漫画书,你可以走近一点观看,就像透过窗户观看一样。


七、观看现场表演


Magic Leap还演示了所谓的“体积捕捉”技术。是什么呢?团队跑到工作室,让他们用特殊设备录制演员的现场表现内容,然后Magic Leap将演员放进系统,最终,用户不论站在哪个房间,都可以看到现场表演。虽然捕捉的内容有些细节比较粗糙,比如鼻子与嘴唇之间的地方有点太圆了,不过体验还是很惊人的,因为你可以近距离观看真人表演,还可以围着人转动。图像不会卡顿,不会延迟,即使你围着表演者转动,靠近观看,离远观看,都不会有任何问题。表演者可以放大或者缩小,甚至可以放在手掌中。


八、Tonandi音乐体验


Sigur Ros与Magic Leap合作开发了一种名叫“音景”(soundscape)的体验。为了体验新产品,试用者先要将耳机插在头盔上。这是一个名叫Tonandi的项目,体验者看到的不是录制音乐片段,而是互动音景。


进入Tonandi世界,你会获得这样的体验:


在你的周围会出现一些缥缈的树,然后看你如何反应。进入场景,周围飘浮着各种小精灵。当你向它们挥手,它们就会唱歌。然后各种各样的生物就会冒出来,你触摸它们,向它们挥手,敲打他们,然后就会播放各种音乐。地上会长出豆荚,有长长的茎,草在地毯上、咖啡桌上铺展。豆荚像花蕾一样绽放。


创造Tonandi体验用到了许多技术,比如眼球追踪、手势技术。阿伯维茨说,他们正在开发一种非常吓人的体验,可以吓得你再也不敢进房间。




九、Weta Workshop的游戏


Weta Workshop是一家特效公司,《指环王》、《银翼杀手2049》的特效都是它做的,它正在为Magic Leap开发游戏。游戏由Weta Gameshop部门操刀,围绕Dr. Grordbort幻想世界设计。新部门有55个人正在开发这款游戏,两家公司合作已经有5年了。


明年硬件推出时,游戏也会推出,这是一款第一人称射击游戏。在游戏中,一个机器人星球找到入口来到地球,它们想入侵地球。玩家必须阻止机器人穿过入口。当你进入游戏,入口会在休息室的墙上打开,或者在卧室墙壁上打开,你会看到机器人星球。


光场


头盔使用了一种关键技术,它就是“模拟光场信号”(analog light field signal)。从本质上讲,光场就是所有物体反射的光的集合。当你拿起一幅画,光场的每一个薄片你都能捕捉到。不过眼睛看到的东西不只包括光场,还能感知深度、移动及其它视觉元素。


光场信号如何通过眼睛进入大脑,进入视皮质,这就是阿伯维茨想解决的问题。他说:“你所感知的世界实际上是在视皮质上形成的。视皮质与大脑的一部分相当于渲染引擎,100万亿个神经连接会对你所观看的外部世界进行渲染。”


人类40%的神经处理能力会用来处理视觉信息,做某些事情时会达到70-80%,比如从事体育活动时。阿伯维茨说:“从本质上讲,你正在创造视觉世界。你是联合创作者,与动态模拟光场信号一起创造。”


因为信息太复杂,创造人工光场相当困难。后来阿伯维茨认识到,人类视觉系统可能像过滤器。换言之,人眼并没有真正观看所有东西,它会从光场中过滤大量光线,只让少量光信息进入视皮质。

所以,研究的重点就是找到那些光场信息,让它通过眼睛输入到视皮质。阿伯维茨说:“我们的想法是这样的,如果能够找到这些信息并且(或者)接近它,也许就能破解,植入晶片。这样一来,小小的晶片就可以发射数字光场信号,再次呈现图像。这就是我们的关键构想。”


阿伯维茨相信,如果能够开发出一块晶片,将正确的光场光线输入大脑,就可以欺骗大脑,让它认为看到的虚拟图像是真的。


在这种构想的指导下,Magic Leap决定抛弃显示屏,使用人类已有的显示屏,也就是眼睛。



阿伯维茨说:“我们有两个核心构想,第一个,没有显示屏才是最好的显示屏,第二个,外部的东西实际上是内部的东西。事实证明这些构想是正确的。一切你认为位于身外的东西,实际上是在内部渲染出来的,由你与模拟光场信号联合创造出来。”


他还说:“从本质上讲,每一个人都是创造者,不断创造自己的虚拟世界。”


Magic Leap的晶片(Wafer)是谁制造的?公司的人不愿意透露。


阿伯维茨说,最开始公司似乎只是率先提出信号概念,然后开始开发信号晶体管。他说:“我们没有让电子在晶体管内移动,而是让光子移动,也就是纳米结构3D射线光子信号。具体叫什么,还没有取名,一直以来我们管它叫作Sea Monkeys,当然咯,我们不会用这个来命名。我们会想一个很酷的名字,给架构命名。”


阿伯维茨说,晶片让光子在3D架构内移动,输出非常特殊的数字光场信号。最终,这些光场晶片变成了更大、更圆的镜头,然后放进了护目镜。


视野


Magic Leap的显示视野以矩形形式显示,不知道尺寸,这点和HoloLens是一样的。


到底视野有多大?如果你将VHS录象带放在眼前,手臂半舒展,看到的录象带视野和头盔视野差不多。


Magic Leap One的视野并没有比HoloLens大多少。


公司工程高级主管山姆·米勒(Sam Miller)说:“未来的硬件会让视野明显扩大。你在这些设备上看到的视野,和出货时设备的视野是一样的。不过下一代产品会大很多。我们的实验室正在开发。”


你可以淡化边缘,这样一来看到的图像就不会有太强的破碎感。


米勒还展示了一个有趣的体验。他走到大房间的一端,然后让我弹出Gimble。机器人出现在远方,浮在空中,靠近米勒。他走到机器人所在的位置,此时米勒身体的大部分消失了,腿与机器人底部连接在一起。


就目前来说,Magic Leap的目标是降低重量,提高计算力。所以公司选择了分散计算架构,部分设备完成实时处理,部分完成应用处理。最初的设备用有线技术连接,未来会引入无线技术。为什么呢?因为就当下来说,确保不延迟,确保有强大的计算力,这些更重要。


因为头盔内部有计算机,所以不需要外部台式PC支持。头盔能够提供初级的室外体验,主要还是用在室内。先室内再室外,这就是Magic Leap的既定路线。


未来智能实验室是人工智能学家与科学院相关机构联合成立的人工智能,互联网和脑科学交叉研究机构。由互联网进化论作者,计算机博士刘锋与中国科学院虚拟经济与数据科学研究中心石勇、刘颖教授创建。


未来智能实验室的主要工作包括:建立AI智能系统智商评测体系,开展世界人工智能智商评测;开展互联网(城市)云脑研究计划,构建互联网(城市)云脑技术和企业图谱,为提升企业,行业与城市的智能水平服务。

  如果您对实验室的研究感兴趣,欢迎支持和加入我们。扫描以下二维码或点击本文左下角“阅读原文”

上一篇:逾400位AI行业精英齐聚鹏城 把脉人工智能产业化机遇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