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人工智能机器人 > 【连载】日本某黄油编剧的自白(05):专职编剧是个苦差事

【连载】日本某黄油编剧的自白(05):专职编剧是个苦差事

时间: 2017-12-09阅读:

今天我们继续为大家来带一位底层工口游戏编剧的日常。原文连载于角川旗下投稿网站カクヨム。本文作者的笔名为ひょうろくだま,职业是一名剧本的编剧,主要的客户是一些工口游戏的开发商,所以可以说是一个工口游戏的编剧,之前的话也曾在某工口游戏公司工作过,但是由于自己的个人原因最终离职,成为了一位自由撰稿人。

05:苦差事

之前聊得大多数都是工作中开心的事情,这次我也来吐吐工作上苦水。

因为把写东西当成了工作而不是兴趣,所以自然是会觉得痛苦的,如果写出来的东西卖不出去更是毫无意义。所以一名合格的编剧要写的东西都不是“喜欢的话题”,而是“能卖座的话题”。这一点在哪个行业当中都是一样的。


在“游戏总监与编剧”中说到“如果想要自由地写东西,那还是不要工作比较好”,但是如果你要工作的话,就必须随时持有“怎么写才能卖座”这样的想法。如果是做工口游戏,那么在企划会议上就会重点研究怎么写才会大卖这样的问题,我相信如果是轻小说的话,也是会跟编辑谈这些东西的。(或许只有天才就不需要思考这些)

如果要做自己100%喜欢的东西,那就只有同人了。只要是同人,就不会有人对你有什么意见,并且还有可能会卖得比商业作品好。

与之相对的是,工口游戏一份卖9000日元已经很贵了,在此之中,游戏公司基本只能挣不到一半,大部分的收入都花在流通上面了。为了方便计算,就算一份的收益有4500日元好了。那么如果卖个8000份,就能有3000万日元到4000万日元的收益。然后其中还要支付所有员工的工资以及各方面的开销,实际到手的收益更少。

同人的单体价格比商业作品低得多,暂且单份的利益算作500日元。在同人售卖网站上可以看到具体的售卖数量,一些反响比较好的同人游戏能够轻松卖掉上万份。同人的市场要比商业作品大得多。另外,因为同人是个人制作的,500日元×几万份的收入都是归自己所有的。如果是单价在1500日元到2000日元的同人游戏则能够获得更高的利润,对自己比较自信的人做同人会更加赚钱。


不那么挣钱,这是整个业界的痛处。话说回来,关于工作上的痛苦,我将结合自己遇到的问题,一一为你们诉说。

虽说没有遇到直接说“不做编剧了!”的同行,但还是遇到很多会说“不应该是这样的”。那些还想着轻轻松松做好编剧的人,我觉得接下来的内容能为你提供一些判断材料。

案例一:原画师说不画了。
企划定了,角色设定做好了,情节设定也完成了。

这是一件取得客户的同意之后,在执笔的过程中发生的事情。

客户:进展怎么样了?

我:很顺利。基本已经成型,这周末我会寄过来。

客户:抱歉,出了一些问题......

我:怎么了?

客户:原画师说不想画男性角色......

我:是那种暖男角色吗?是性格设定上有什么问题吗?

客户:不是这种原因,说是不想要男性角色。

我:......不想要?

客户:是的。说是觉得男性角色不配见到女主角。

我:唉~......那怎么办呢?

客户:把男性角色去掉吧。

我:唉?

客户:不需要这种角色了。

我:唉!?可是我已经写进去了啊。

客户:请去掉吧。

我:唉???是让我重写吗?

客户:是的。

我:这有点......

客户:但是那边说不这样就不画了......

我:唉~......

客户:真的很抱歉,拜托了。

我:顺便问一下截稿日的话......

客户:还是不变。

我:也是。

仅仅因为某个人的任性,就要让我从头开始,这种事情真的是够了。而且不仅原画师会撂挑子,部分总监、制作人之类的也会做出这样任性的举动。

本来是一个正太角色,后来突然说要换成大叔角色,有时候就这样突然追加跟原来毫无关联的设定。很多时候已经写到一定程度之后,突然就要求加入一个莫名其妙的设定,最恶心的是,还是在你完全写完之后再要求该设定。


这种时候像我这样的外包编剧就只能吃哑巴亏,如广东汤浅电池今我在工作的时候遇到这种情况,“这种程度的重写我是做不到的,我不干了”,我就会这样回应。但其实在刚成为自由编剧的时候还是吃了不少亏,那时候也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案例二:拜托你了!对我来说,很少能受到企划立案的委托。

客户:能拜托你做企划吗?

我:请一定要让我做。如果有什么要求的话我会根据要求来考虑企划。

客户:没有,全部都交给你来做。实际上我是您以前作品的粉丝,请一定按照您自己的喜好来。

我:(居然还有这么好的客户!)我会努力的!

(企划书完成,交给客户)

我:这样怎么样?我大致考虑了3种方案。

客户:我拿回去好好看一下!

(数日后)

客户:我已经看过了!

(不知道为什么,客户那边好像有一份另外的企划书)

我:这份企划书是什么?

客户:这是我们这边根据您的企划书修改的!

我:(根据我的来改的......这完全是另外的东西了吧)

我:也就是说你们想要的就是这种方向的企划吧。

客户:是的!

我:这里面包含了我不擅长的领域,我把这一块改一下可以吗?

客户:拜托了!

(将客户那边拿来的企划书根据自己的个性调整了一下,再次交给客户)

我:这样怎么样呢?

客户:让我带回去好好看一下!

(数日后)

客户:我已经看过了!

(不知道为什么,客户那边又有另一份企划书)

我:(......不会吧。这次不会无视了我修改的地方,然后又拿出来一份另外的东西吧?)

我:上次的企划书怎么样了?

客户:我们还是认为我们的企划比较好!

我:是...是这样啊......这次还是有我擅长领域之外的东西,我能稍稍修改一下吗?

客户:拜托了!

接下来又重复了好几回一样的事情,“啊,这个人并不在意我是什么样的个性啊”,“结果并不是想要我的,还是想要自己做的企划啊”,这些想法就开始出现了。像这样“交给你了!(但是还是会以我们的喜好为最优先!)”的情况其实真的很~多。

所以说,所有的“交给你了!”当中都包含着“赶紧体会一下我们的心情啊”这样的信息。

当然完全交给我来做,完全没有客户公司的特色也是不行的,但至少也让我稍微凸显一下我的个性,而不是一旦不符合客户的喜好就直接NG。

话说回来,“我是您过去作品的粉丝!”这样的话也只是为了讨你欢心的谎话罢了。囫囵吞枣是不行的。就算你考虑了企划怎么做,对方也很有可能将你的企划内容全都去除。

本来还想再举一些例子的,但已经写的很多了,就先这样吧。

就因为跟各种人打交道,所以才会有各种麻烦事发生。

就因为跟各种人打交道,才会没法写自己喜欢的东西。

纯粹喜欢写文章的人,除了做编剧肯定还有其他选择的。

“喜欢工口游戏!”,“想在团队里做游戏!”,如果不想让这样的热情消失的话,还是不要做编剧比较好。

上一篇:燃爆引擎的小蜜APP营销系统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