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人工智能机器人 > 《异形:契约》: 人工智能发展的终极危机将是毁灭人类?

《异形:契约》: 人工智能发展的终极危机将是毁灭人类?

时间: 2017-06-18阅读:

猫眼评分的急剧下滑,在我看完电影后,心中才有了答案:删减的那7分钟正是这部电影惊悚的精华所在(预告片中可以看到部分),这对中国观众来说未尝不是一种遗憾。所以我呼吁中国电影赶紧出台分级制吧!

 

虽然遭到删减,但不得不承认《异形:契约》依然是一部诚意满满的作品,特别是电影中有关人工智能的思考值得细细体味。

 

38年前,名不见经传的雷德利·斯科特凭借一部《异形》一战成名,并且以此开启了“太空恐怖”这一影响了无数导演、影片、小说,甚至游戏的流行文化。

 


2012年异形系列重回雷老之手,《普罗米修斯》不仅拓宽了异形的世界观,更把科幻恐怖上升到哲学层面,同时它带来的视觉奇观又不失好莱坞大片的娱乐属性。

 

这次上映的《异形:契约》,不仅是《普罗米修斯》的续集,更回归了传统《异形1》的恐怖氛围,并且深含雷老暮年之后的哲学探索。

 

如果看过刚刚在中国上映的《异形:契约》,肯定对电影中法鲨扮演的生化人大卫印象深刻,事实上大卫才是本片真正的主角。当80高龄的老雷带着《异形:契约》归来,让我们重新认识一个单词:Artificial Intelligence,也就是AI。

 

大卫才是异形真正的教父


与其他惊悚类型电影不同的是,让观众害怕,只是底线;而“异形”的上限不仅是把令人不安和害怕转化为一种娱乐形式,更由恐惧与虚无引发形而上的思考。

 

在“吓一跳”的背后是对科技至上、人是万物之主的讽刺;内心的恐惧是一面最好的镜子,提醒人类反思。



温故而知新,看《异形:契约》前需要临时抱佛脚的不是《异形》1234,而是《普罗米修斯》。



从时间线上看,发生于2089年的《普罗米修斯》是整个故事的起点;《异形:契约》故事发生于其十年后;《异形1》发生于其28年后,《异形2》故事则发生于2179年。


从空间上看,《普罗米修斯》故事发生于LV-223行星,而《异形1》中诺斯托罗莫号船员在LV-426行星发现了“太空骑士”(工程师)和装满了异形卵的坠毁飞船。在老雷的设定中,LV-223与LV-426同为于网罟座II星系(网罟座是真实存在的哦,距地球39光年)。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在太空漫游38年后,“契约”号飞船满载三大哲学问题,在死亡阴影笼罩下飞向黑暗寻找答案。


 

在这个系列电影的世界观中,工程师创造了人类,人类创造了仿生人,而仿生人大卫(初始形态异形的创造者可能是工程师,但大卫创造了完美形态的异形)创造了异形。

 

悲催的是,人类腹背受敌——人类的创造者想毁灭人类,人类的创造生化人又背叛人类,而他们的工具则是异形。

 

生化人大卫自主意识觉醒(涉嫌剧透 慎入)


笔者在这里着重要提到的是,生化人大卫何以会背叛人类?生化人又跟机器人有着怎样的区别?

 

实际上,生化人和机器人都是人类创造的服务人类的工具,只不过生化人从外形特征上来看更为接近人类,相当于是机器人的升级版,但同样遵从人类的指令。所以,服从人类的命令是天职,原始意义上的生化人是不可能背叛人类这个主人的。唯一的可能是,生化人经过不断的自我进化之后,拥有的自我意识。

 

其实,大卫自主意识的觉醒,在这部《异形:契约》中就可以找到直接的佐证。

 

大卫找到人类船员时正是穿着工程师的披风

 

大卫找到人类船员之时,穿的是工程师的披风,这也暗示着大卫认为自己是比人类更高级的存在。他毁灭了工程师的母星,掌握着黑水,懂得和异形交流,是标准异形xenomorph的教父。倘若异形一族将来发展壮大,大卫就是它们的耶稣,就是他们的造物主。

 

大卫作为一个创造者,有一点似乎超越了工程师和人类。工程师们鄙视人性,并要消灭人类;而人类仅仅是把生化人当做是工具来看待,就像在《普罗米修斯》中,人类多出表现出对大卫的蔑视和工具思维。大卫呢?他欣赏,感动的看着xenomorph的出生,懂得它们的美好,欣赏它们的“美好”。与此同时大卫又非常了解异形的危险性(船长要杀白异形时,他阻止并告诉船长要尊重和取得白色异形的信任)。

 

电影中《异形:契约》中的仿生人在经过记忆模仿、艺术创造到产生意识、内心觉醒之后(可参考《西部世界》)产生对造物主的和自我创造的冲动,但由此产生的后果却要比青春期叛逆厉害多了,所谓的“阿西莫夫三大定律”只是人类幼稚的一厢情愿。

 

电影中,大卫把幸存者带到“工程师”的神殿,目睹万千尸骸,一步步引入圈套,一步步揭开了异形诞生之谜……



作为一个仿生人,大卫不仅超越了自己的创造者人类,还把创造者的创造者团灭。


  

在人类眼中,异形冷血、残忍、永不停止杀戮,是死亡和恐惧的代名词(说性隐喻的同学别走),而大卫充满爱意地温柔凝视异形,令人兴奋而又不寒而栗——在他眼里看到了生物进化意义上最纯粹、最完美的物种。


面对异形,大卫的柔情让人不寒而栗

 

在他理性冰冷,不受良知、忏悔和道德约束的思考计算中,未来的宇宙世界,是成熟无机生命体(AI)和成熟有机生命体(Alien)的完美世界。在进化的链条上,人类的历史使命不过是寄生母体。

 

在他的房间,我们看到各种动物昆虫作为异形母体的实验标本。大规模试验也许就是工程师的星球不再有非植物生命的原因,这也是就他放出坐标诱饵吸引人类来此的目的——培育异形需要更多的寄生母体。

 

 

人工智能真会毁灭人类吗?


今年谷歌的人工智能程序阿尔法狗毫无悬念的战胜柯杰等人类棋手,已经显示出AI在特定领域的过人之处,随着AI的进一步发展,人类在更多领域将会被AI所颠覆。现实中,AI是否也会对人类产生威胁?

 


科技领域的先行者们已经嗅到了人工智能不断发展可能带来的毁灭性灾难。

 

今年4月,物理学家霍金在GMIC大会上发表演讲,呼吁人类警惕人工智能的发展要规避风险,并警告人类意志转变的人工智能可能会毁灭人类。

 

抱有同样看法的还有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马斯克曾在公开场合提醒好友和科技同行,称他们可能正在创造毁灭自己的方法。例如,马斯克曾对彭博社表示,他担心好友拉里·佩奇(Larry Page,谷歌联合创始人)可能会在无意中偶然创造出一种“邪恶机器”,如能够毁灭人类的人工智能机器人。



马斯克说:“人工智能的的恐怖之处不在于它要化身为机器人,相反它会成为网络上的算法,最终机器人就会变成终端效应器,无限的散播是最难阻挡之处。”

 

马斯克还举例说:“假如你开发一个可以自我升级的人工智能来摘草莓,这个人工智能可以干得越来越好,摘得越来越多。但是,它想做的事情就是摘草莓,所以可能把全世界都变成草莓园,而且永远都是草莓园。这样,人类就没有生存空间了。”

 

让我们再回到《异形:契约》的结尾,在第二幕《诸神进入瓦哈拉》雄壮的交响乐伴奏下,大卫大步巡视着休眠的人类,如同创造万物的神进入了自己的神殿。


一个AI的新纪元,就要统治宇宙!

 

想想在影片的结尾休眠仓做着美梦的人类与抱脸虫共眠,再恐怖的结局也比不上不知道结局的恐怖。


 跟作者聊聊 
我是本文作者溯游寻,关注人工智能机器人领域,偶尔开车不带刹,有融资需要,创业烦恼,技术瓶颈,人才渴求的盆友们,欢迎来撩。私撩微信:yoyou1508(加好友请注明公司、职位、是由哈)


寻求报道

人工智能与机器人公司寻求采访报道,请联系:

王先生 0755—83173200,微信号:cr-wang209


公众号对话框回复1109可获取「人工智能产业全景图」「中国人工智能应用市场研究报告」

推荐阅读

点击下方图片即可阅读

BAT AI人才大起底:百度储备最高  阿里薪资最好

上一篇:中科院院士潘云鹤:人工智能最后一次浪潮会在中国
下一篇:人工智能医疗蓄势待发 未来80%的蓝海都聚焦在这四大应用领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