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人工智能机器人 > 创业第一天就被告上法庭,38岁成亿万富翁!他却被千万人骂混蛋

创业第一天就被告上法庭,38岁成亿万富翁!他却被千万人骂混蛋

时间: 2017-06-18阅读:

导语:万万没想到,Uber CEO 被休了!



今天,Uber 正式成为了有史以来最接近“无人驾驶”的公司 —— 没有COO、CTO、CFO,就连创始人、CEO Travis Kalanick 卡拉尼克也可能要被董事会踢出去了!公司没人“管”了,只能靠“自动驾驶”了!


卡拉尼克和 Uber 最近被丑闻缠身:赚难民的钱、歧视女性、道歉风波、划船事故、和谷歌打官司…… 这接二连三刷头条的速度,科技媒体跟热点都跟到手软。


这次一波未平一波又起,Uber董事会给卡拉尼克发了指令:强行送去“休假”三个月!特拉维斯·卡拉尼克可真是“世界上最倒霉的创业者”。


21岁欠下能买下近整个阿里的巨债


1976年8月6日,卡拉尼克出生在洛杉矶,父亲是一名工程师,母亲是《洛杉矶每日新闻报》的广告工作者。卡拉尼克是个智商超群的天才儿童。6岁的时候,他已经坐在家里写代码了,而且卡兰尼克从小就树立了远大理想——要成为间谍!


然而理想和现实总是有差距的。和所有天才的套路一样,卡兰尼克走上跟扎克伯格、比尔盖茨一样的道路:辍学,于是倒霉事也就来了。


21岁那年,卡兰尼克和六个小伙伴儿一起创办了Scour.com,全世界第一个P2P种子搜索神器,说白了就是盗版!图片、音频、视频,要啥有啥,甚至还包括《角斗士》和《完美风暴》等当时最新电影的盗版!



不过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还没等到变现,网站就被好莱坞美国电影协会等29家公司联合告上了法庭,索赔2500亿美元!


那是什么概念?放在当时,那是整个瑞典的GDP!放在现在,那几乎是一整个阿里帝国的估值啊!


本来是想做成谷歌那样的搜索引擎,结果却背上了巨额债务。结局自然是悲伤的——好好的公司就这么破产了!虽然及时破产帮助卡兰尼克免去了巨额负债,但为了安抚这帮大佬,卡拉尼克也足足借了100万美元用于支付双方庭外和解的费用。卡兰尼克很受伤,有好几个月没走进影院看一场电影,“光是看到几大制片公司的名字就让我血往上涌”。


不过卡兰尼克天生就有好斗本能,你抢了我的钱,我就要加倍赚回来~


中间为卡兰尼克


创立“硅谷最没有道义公司”,身价百亿


在法国巴黎旅游时,一个寒冷刺骨的雪夜,卡兰尼克却在街头怎么也叫不到出租车,只好冒着风雪走回去。


也正是这段倒霉经历,让卡兰尼克萌生出一个想法:做个能一键叫车的软件。正是这么一个念头,让他创立了世上麻烦最多的公司——UberCab。其实就是一种黑车,花费是正常出租车的1.5倍。


结果2010年底,在卡兰尼克上任CEO第一天就收到了法院传票:如果继续营业,Uber的高管将面临每单5000美元的罚款及90天的监禁。


这次罚款或许达不到瑞典的GDP,但绝对足够杀死这家公司。结果卡兰尼克根本没鸟他们,只把“cab”(出租车)从公司名字里去掉了。还狡辩:“Uber不是一家出租车公司,是一家技术服务公司!“后来,Uber到全球地推,每到一个国家就会被当地政府和出租车公司封杀:


马德里一名法官曾经裁定优步司机不能载客,优步一度暂停业务;


巴黎曾经有几千名出租车司机上街抗议甚至焚烧汽车;


德国出租车司机罢工游行抵制Uber……


连硅谷大神彼得‧泰尔都把优步称为“硅谷最没有道义的公司”。还有人写文章说“优步代表着邪恶的资本力量,所有人都应该保持警惕和担忧”。



尽管面临重重压力,Uber的方便快捷,还是彻底征服了世界各地的人们。支持者们越来越多,到最后连政府也都只能对Uber默许;投资者们也都青睐他的这家公司,经过多轮融资后,Uber估值一路飙升;这家麻烦不断的公司,逐渐成为入驻全球300多个城市,估值近700亿美元,一跃成为了全世界最值钱的公司。而他这个倒霉蛋,打拼这么多年后,终于一跃晋升为了亿万富翁。


2016年8月全球网约车公司市值  

 

不被逼到绝路从不让步


为了将Uber打造成为世界上第一大打车应用巨头,卡兰尼克公然无视许多的规则和标准,只有在被抓了现行或是被逼到绝路时才会做出让步。他藐视交通与安全监管规定,与固步自封的竞争对手相抗衡,利用法律漏洞和灰色地带赢得竞争优势。在此过程中,卡兰尼克帮助创建了一个新的交通行业——目前Uber的业务覆盖70多个国家,估值接近700亿美元,而且它的商业帝国版图在不断扩大。


与库克那次鲜为人知的会面,就充分说明在卡兰尼克一系列冒险行为下,Uber的许多做法令人根本无法接受,也被一步步推向了崩溃的边缘。


卡兰尼克不止一次跨越那条界线。根据《纽约时报》对50多位Uber现有员工和前员工以及投资方和知情人士的采访,40岁的卡兰尼克为了达到目的,甚至到了不惜代价的地步,这种做法也让Uber面临自2009年创立以来最大的危机。


NBA球队达拉斯小牛队老板、亿万富翁投资者马克•库班(Mark Cuban)表示:“卡兰尼克最大的优点是,为了实现目标,不撞南墙不回头;卡兰尼克最大的弱点也是,为了实现目标,不撞南墙不回头。这也是概括此人性格的最恰当方法。”库班曾是卡兰尼克的创业导师。


对于硅谷企业家来说,对规则视而不见并不罕见。但是,在卡兰尼克的领导下,这一幕却多次在Uber公司上演,包括与苹果审查人员“躲猫猫”,搞臭竞争对手,甚至使用一个名为“Greyball”的秘密工具来欺骗一些执法机构。

 

扩张迅猛,Uber公司“混蛋文化”饱受质疑


Uber从800美元和3个司机起家,用了八年时间,历经15轮融资,如今估值达到700亿美元。这种世所罕见的发展速度,部分得益于Uber强调竞争性和攻击性的企业文化。


据“The Street”网站介绍,Uber新员工将被送到Uber大学进行公司文化和价值观的培训。Uber公司的核心价值观包括了“Always be hustlin”(永远保持繁忙主动)等14个金句,员工被教导永远要想着对竞争对手发起致命打击,不得服输,因为这才是“优步之道”(The Uber Way)。


从Uber推出产品服务的时间线来看,Uber公司的创新活力和进军新领域的野心令人印象深刻。


从最初打造Uber App开始,卡兰尼克的野心就不仅止于网约出租车市场。卡兰尼克招募了核物理学家、弹道专家和神经认知科学家等各式各样的尖端人才进入Uber的核心研发团队。


从2012年起,Uber开始允许通过严格背景调查的私家车主加入平台,形成了今天大家熟悉的网约车服务模式。2014年,Uber推出UberPOOL拼车服务。在研发团队的努力下,Uber能通过复杂的实时交通状况计算和人流量预测进行布局,提高拼车服务的使用效率。


2014年,Uber推出网约直升机服务,方便客户在城际之间穿梭。坐Uber直升机从纽约市到汉普顿一趟需要3000美元。而在交通堵塞状况恶劣的巴西城市圣保罗,Uber直升机可以让人避开堵车,平均一趟市内旅程需要63美元。


2015年,Uber与实时路况信息提供商TomTom合作,为伦敦等大城市居民计算最佳上下车地点。2016年,Uber无人驾驶汽车开始上路。


除了产品领域的更新,Uber迅猛的扩张也形成了全世界“单挑”各种对手的格局。在美国,有 Lyft 和 Curb等小公司与之竞争;在印度,Ola成了Uber的拦路虎;在东南亚,Grab占据了相当大的市场份额;而在中国,Uber经历了历史上首次失败,被滴滴出行宣布收购。


Uber官网发布报告,反思公司文化


Uber公司这种极度强调竞争性和攻击性的企业文化,也带来了一些负面效应。根据Uber前工程师苏珊富勒的揭秘,Uber公司内部,女性员工饱受性骚扰和性别歧视的折磨,并且上司言语傲慢,对下属充满呵斥和不屑。


在2017年,Uber公司身陷丑闻和麻烦。Uber公司高管在出席论坛时粗鲁地打断女主持人讲话之后,用一个歧视女性的笑话引发全场公愤。不巧的是,当时女主持人正在关于“性别平等”问题进行演讲。不仅如此,Uber女性员工爆料在公司内部遭遇性骚扰,人事部门却采用“捂盖子”的态度尽量掩盖事实。今年早些时候,Uber向美国贸易委员会交纳2000万美元,和解一起关于Uber误导旗下司机的指控。


据CNBC报道,丑闻缠身的Uber在2017年一季度亏损7.08亿美元,而根据彭博社估算,2016年上半年Uber亏损超过12亿美元,2016年全年亏损17亿美元左右。


高层代表公司形象,一着不慎满盘皆输。作为Uber CEO,卡兰尼克因其不当的行为和任人唯亲的公司管理模式,给公司带去巨大损失,被董事会罚以三个月的反省或许对他和Uber来说都是件好事。



结束语:根据福布斯实时财富榜数据,现年40岁的卡兰尼克拥有约62亿美元的财富。即使他亲手创立的Uber公司最终解雇了他,他的人生到目前为止也算充满了辉煌。不过性格强悍的卡兰尼克应该不会就此“善罢甘休”,未来他能不能像乔布斯一样,在经历低估后“王者归来”,上演更大的传奇,只有时间能够证明了。


 跟作者聊聊 
我是本文作者蓉蓉,关注人工智能及机器人领域创业、投融资、最新技术动态,有技术烦恼、创业需求需报道,咱们微信聊聊:angel88xue.(加好友请注明公司、职位、事由哦)


寻求报道

人工智能与机器人公司寻求采访报道,请联系:

王先生 0755—83173200,微信号:cr-wang209


公众号对话框回复1109可获取【人工智能产业全景图】【中国人工智能应用市场研究报告】

推荐阅读

点击下方图片即可阅读

BAT AI人才大起底:百度储备最高  阿里薪资最好

上一篇:资本大撤退,用户狂吐槽,400余家早教机器人出路在何方?
下一篇:中科院院士潘云鹤:人工智能最后一次浪潮会在中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