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人工智能机器人 > 美国总统经常不靠谱,让人工智能来当总统行不行?

美国总统经常不靠谱,让人工智能来当总统行不行?

时间: 2017-06-12阅读:

导语:是否有一天人类会选出一位人工智能机器人来当总统?


毕竟,人类倾向于基于自我、愤怒和自我强化的需要,而不是有利于大众的好处来做出决定。一个人工智能的总统可以通过接受训练,在不侵犯公民自由的情况下为绝大多数。



《连线》杂志日前撰文称,由于美国总统经常犯愚蠢的错误,可以考虑让人工智能来承担这项工作。虽然短期内还难以实现,但从长期来看,的确存在这种可能。


以下为编译整理的原文内容:


我们有朝一日是否能选一个人工智能来当美国总统?


从最近几届总统的表现来看,很多人或许认为的确需要升级换代了。毕竟,人类做决策时难免怀有自负、愤怒和自我膨胀的情绪,这都对大众不利。人工智能系统则能通过训练帮助大多数人实现幸福最大化,而且不会侵犯公民自由。它或许也会明白,作为总统,应该少发或者不发推文。



的确,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想法确实让人感觉不可思议,甚至有些荒谬可笑。例如,我们无法想象如何让一套算法来主持国宴。不过,在当前这股趋势发展到巅峰状态时,人工智能的确有可能代替政治家。


想想汽车,Model S的自动驾驶功能让特斯拉车主兴奋不已,还有很多汽车厂商甚至准备推出没有方向盘的车型。10年内,将有数以万计的人把自己的日常通勤和生命安全交给算法来执行,而且整个过程将会快乐无比。


为什么?因为这能给我们带来更好的生活。驾驶员不必再紧盯路面,而是可以在车上看电影或处理工作。由此给人类的生产力和幸福感带来的提升将十分巨大。与此同时,这还将提升道路安全性。美国每年因为交通事故死亡的人数超过3万人,其中约有一半与人为错误有关。无人驾驶有望大幅降低这一数字。


类似地,我们也不太擅长自我管理。美国政府经常因为党派之争而经常陷入僵持。我们投票给某人往往是因为喜欢这个人的长相和谈吐,而不是因为此人的政策主张。我们选择某个政治家,原本是希望他能体现我们的理想和价值观,最终却无奈地发现,他们会引诱实习生,还会索要一箱箱没有标记的钞票。我们希望政治家能够体现自己的最高理想,但他们通常都做不到。


人工智能总统有可能组建一个更加纯粹的政府,集中精力实现我们当初投票给它时所希望实现的理想。选民可以在共和党人工智能和民主党人工智能之间作出选择,这两个平台将分别代表各自的党派。也可以针对一系列问题进行投票,由人工智能根据每个问题的流行观点来施政。


当然,即便有了明确的施政平台,在应对某些重大问题时仍要考虑很多复杂因素:《宪法》应该按照字面解读,还是迎合现代社会的需求?如何应对贫困、不平等和权利问题?针对这些问题采取的任何行动都有可能引发意料之外的结果。


总统更需要适应新形势,还要高瞻远瞩,而且要制定艰难决策。“等到某个问题摆到的办公桌上,表明问题已经非常严峻了。”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在2009年时说。认为算法可以应对未知状况,并且具备高于人类的应对能力,似乎有些不切实际。



但最近的许多事件却让我们看到了希望。过去12个月,谷歌开发的人工智能在对战全球顶尖围棋选手时连胜60盘。要做到这一点,必须掌握一种复杂性远高于国际象棋的游戏。(围棋的招数变化超过已知宇宙的原子总和。)


人工智能面临大量选择,而且必须要提前思考几十步以后的棋局。它需要做出艰难的决定,制定战略时不仅要冒风险,掌握的信息也不够全面。但它还是做到了,甚至实现了一些创新。“它使用了一些我们从未见过的招式。”职业围棋选手Myungwan Kim说,“我们原以为软件要过50年才能战胜顶尖棋手,但这个程序只用了短短5个月就成了全球最优秀的围棋选手。”


事实上,你手机上的象棋程序所拥有的战略思维已经超过了历史上的多数美国总统。试想,假如2003年当总统的是人工智能,它就能分析几十年来关于萨达姆·侯赛因(Saddam Hussein)的报告,然后吸收相关情报,最终认为入侵伊拉克显然不是个好主意,不太可能借此传播民主。就像当年的越战一样。


当然,现实世界跟象棋不同。但人工智能已经能够解决复杂的问题,而且越来越擅长这些问题。在最近发表在《自然》杂志的论文中,研究人员详细阐述了如何让人工智能诊断黑色素瘤的能力,超过拥有数十年经验的专业医生。(其他人工智能程序还可以用于探测糖尿病性失明和肺癌。)


由于使用了根据人脑制作的神经网络,这些程序可以吸收海量信息,并从错误中吸取教训,这两种品质都是当今的政治家所缺乏的。


Yann LeCun


作为深度学习领域的泰斗级人物,Facebook的严·勒坤(Yann LeCun)预计,在不久的将来,机器将开始理解语言、动机和思维。“由于可以与智能代理互动,我们与数字世界的关系将会完全改变。”他在2015年对《麻省理工科技评论》说。


事实上,我们只处在深度学习革命的初级阶段。要不了多久,人工智能就将具备足够的复杂度,与时俱进地体现人类的核心信仰。换句话说,人工智能的判断力迟早能超过多数政治家。


这一切都表明,人工智能总统将越来越令人信服。现代社会的人类总统已经因为海量信息而应接不暇,人类的大脑并不是为数字时代设计的,多数人连电子邮件收件箱都应付不了,更何况是来自各大政府机构、经济和军事领域的海量数据。人工智能驾驶员可以同时关注360度的信息,视觉范围也更广,反应速度同样快于人类。人工智能总统能否实现类似的能力呢?


诚然,人工智能也像它的创造者一样有偏见,有盲点,有文化和哲学预设,但人工智能的潜力在于,我们只要告诉它最终目标,它就能知道找出实现这一目标的最优途径。所以,就像所有总统一样,人工智能领导人也希望在法律框架内最大程度地满足多数选民的要求。与很多人类不同,人工智能可以克服无助于达成目标的偏见和假设。


从某种意义上讲,人工智能总统的出现就像是一场自然进化。数以百万的人都已经在现实生活中给予机器智能足够的信任。商业航班早已实现自动飞行,多数事故都是在切换成手动控制后发生的。还有数以百万的机器人在从事制造业,为我们生产火车和电脑。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几乎都或多或少融合了人工智能,从银行账号到日常娱乐,几乎无所不包。


无论我们知道与否,当今的任何体验有可能通过人工智能实现优化,让我们过上比10年前更加轻松惬意的生活。


我们已经逐渐适应了现代化的生活,在这样的时代,数字服务很多时候比我们自己更了解自己。我们喜欢亚马逊向我们展示自己喜欢的图书和电影。当电子邮件过滤器阅读我们的收件箱,并将邮件分门别类时,我们也非常感激。Netflix为我们的推荐的电影和节目都深受我们的喜爱,人工智能总统或许也能够以同样的准度提供政策建议。


当然,人工智能总统也会被黑客入侵,还有可能在为多数人追求幸福的时候变成“恶魔”。为了说明这种反乌托邦的情境,特斯拉CEO伊隆·马斯克(Elon Musk)举了一个用人工智能种植和收获草莓的例子:为了实现草莓产量最大化的主要使命,人工智能可能认为应该铲除人类,把整个地球变成一个巨大的草莓农场。



试想,如果我们把核武器的发射代码提供给人工智能,会发生什么事情?我们怎么能放心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一台机器?即使人工智能的使命是尽可能地提升人们的幸福,它也有可能认定应该因为全球变暖而杀死几百万人,从而降低碳排放。事实上,我们至今不清楚人工智究竟通过吸收海量数据学到了什么。与人类一样,人工智能总统也是一个“黑盒子”。


我们花了很多时间想象机器智能在未来形成的错位。在《终结者》里,天网试图歼灭人类;在《黑客帝国》中,机器想把我们变成电池;在《2001:太空漫游》里,HAL则是构成了复杂的威胁。


但未必非要向着这个方向发展。人工智能确实蕴含风险,但不能因噎废食,不能因此忽视人工智能总统所能带来的益处。人工智能的目的是让我们得到解放,不必从事自己不擅长的事情,包括开车、诊断疾病和社会管理。人工智能完全有可能开启人类繁荣与和平的新时代。


这一切都不会在短期内发生,更不可能一蹴而就。领导者们最初会利用人工智能帮助他们分析复杂形势,寻找最优方案。逐渐地,人们会越来越明白人工智能更加擅长制定艰难决策。有朝一日,我们或许可以更好地认识到人工智能比人类更适合当总统,到那时候,我们可能只要专门选一个人来主持国宴就行了。


寻求报道

人工智能与机器人公司寻求采访报道,请联系:

王先生 0755—83173200,微信号:cr-wang209


公众号对话框回复1109可获取【人工智能产业全景图】【中国人工智能应用市场研究报告】

推荐阅读

点击下方图片即可阅读

2017 AI领域十大风云人物出炉,混得最差那个CEO你猜是谁?

上一篇:最新AI研究报告: 81% IT公司计划投资人工智能 最成熟应用竟是这三大领域?
下一篇:京东618玩机器人配送 一口气可跑20公里 5年后送货都是机器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