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VR虫洞 > 祖海资料:社区数字化学习资源云平台实践探索

祖海资料:社区数字化学习资源云平台实践探索

时间: 2019-03-13阅读:

摘要 文章介绍了目前国内外社区教育和资源建设的历程及相关技术背景,以社区群众终身学习需求为大前提,明确了社区资源平台建设的紧迫性和重要意义,分析了目前资源平台的现状及问题,在此基础上对县域社区数字化学习资源云平台的实现及其中部分模块作了阐述,继而对平台运行的成效进行了细致的解析。最后加以总结,提出了社区数字化学习资源云平台实践探索过程的一些思考。

【关键词】社区 数字化 资源 云 平台

1 引言

上世纪初,美国学者杜威提出“学校是社会的基础,教育是一种社会过程”。此后,社区教育成为当代教育发展的普遍趋势。我国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开始发展社区教育,90年代起,学者们开始探索并创建中国社区教育模式,从1999年至今,我国相继印发了《面向21世纪教育振兴行动计划》等各类涉及社区教育的文件。政府统筹下的社区教育管理机制在我国社区教育模式中形成。

数字化学习资源是指以现代教育技术、计算机与信息及传播技术为支撑的教育信息资源。社区数字化资源的数量、质量、覆盖面、利用率、效果呈现等等,每项都是社区教育信息化的重要指标。目前世界各国都在致力于社区数字化学习资源服务的建设,例如Blackboard教学资源平台可以支持百万级用户,全球有超过2800所高校和其它教育机构在使用该项产品。我国于2008年建设国家数字化学习资源中心,2012年底启动“5分钟课程建设工程”项目,2013年9月正式开通,其上的社区数字化资源大多通过现有资源改造、自建、合作等方式建成,资源数目每年都在大批量增长中。2009年,上海学习网建立了社区数字化学习资源服务共建共享平台,平台实施网上资源建设机制,以奖励、委托、购买和租赁等方式发展分布式资源数据库。

云计算在国际上起源于2005年,Amazon设计了新的云框架并推出弹性计算云(EC2)服务。2009年阿里建立国内首个电子商务云计算中心,随后几年,移动、腾迅、百度等纷纷进入云计算领域。云技术在各种应用中,对终端设备的性能要求相对宽松,即便终端设备自身性能并不出色,亦可通过输入输出数据与云进行交换来获取令人满意的结果。显然在社区教育领域,云在理论及实践上深度契合泛在学习的7A定义(anyone、anywhere. anytime. any device. in anyway、any contents、any Ieaming support)。云的概念,和社区数字化学习资源服务所应具备的特性是相通的。我国幅员辽阔,地域之间存在各方面差异,可以想象,如果将我国的各社区数字化资源平台建立单云,云之间通过对接互通资源服务,最终全部容纳于一朵大云之中,形成资源云群,则所有资源不仅可共享互通,避免重复建设,而且只需将云群拉升覆盖到各个乡村及贫困落后地区,则(平均指数以下的)民众素质的提升和真正意义上全民学习型社會的达成指日可待。本文以本市(县域)为例,实现智能化和高可扩展性的社区数字化学习资源云平台并投入运行,对其实践开发和运行情况进行深入探索,于各方面分析总结经验,使资源云平台的建设提升至更高质量,期望真正满足社区群众“无时无刻、无处不在”的学习需求。

2 数字化学习资源平台现状及问题

在构架之初对现有学习资源平台的技术调研显示,目前的资源平台主要分为两大类型一是使用商用平台,此类平台使用可定义的前台和固定的后台服务,并提供限定的资源存储空间,资源经上传发布后,用户可登录平台访问获取,由于平台功能相对封闭,难以对接其它资源服务,因此公共资源相对缺乏或重复建设,平台规模主要取决于自建资源的数量、质量及内容涵盖度。二是购买版权资源,此种情况能够提供所购资源的全部建设与维护,可保证公共资源的储备规模与质量,且通常会附送简单的前台页面和用户权限,一般只需定期做更新操作,但自建资源缺乏与其共用的发布途径与存储空间。

而事实上,社区终身学习所需的数字化资源,因其服务对象之众和其涵盖的知识面之广,使得它几乎可以囊括其它任何类别资源。因而作为全民终身学习的重要知识来源,资源平台亟需提供更为完善的数字化资源服务,以满足民众逐年递增的自我素质提升需求。因此,要构建社区数字化学习资源云平台,需要相对更为灵活的配置与架构。基于对未来可期的县域社区数字化学习资源服务情况的分析,经过审慎调研和总体评估,认为要在技术上不受限地达成县域社区学习资源云平台目标,宜采用自主定制开发的方式来完成。

3 社区数字化学习资源云平台的实现

由前所述,实践中将社区数字化学习资源平台与云技术相融合,在混合云模式下构建全新的社区数字化学习资源云平台,于防火墙内创建云基础设施和软硬件资源,云计算和数据资源库则用于后端的数据存储、处理与挖掘,共享县域社区内资源。以本市为例,设计实现社区数字化学习资源云平台并部署运行,平台实施站群管理,各社区网站的资源数据可底层互通,并强化用户功能体验部分。

3.1 个性化模块

构建此类平台,其最大特点就是受众面广,由于学员从年龄、学识、行业、观念等各方面都存在差距甚至大相径庭,因此平台在使用体验上要兼顾到社区所有人群,并尽最大可能地扩充资源。同时,传统平台只提供相当数量的数字化资源和统一的学习界面,但现实当中,各类人群的学习风格、学习基础、学习愿望、学习周期等等各项都存在着极明显的个体差异,不同的学员就有不同的行为方式,可见数字化资源的数量和质量与学员的个性化需求之间的关系绝不是简单的正比关系,实际上资源平台不是以资源为中心,而是以学员为中心才能最大限度地发挥资源在全民学习中的教学作用。

随着数字化资源的不断增长,平台从多维度调整并细分了各类别设置,使之能够满足资源检索和个性化推荐中资源信息的深层挖掘,这是一项必不可少的数据完善工作,分类标签的丰富能够更好地记录资源个体的特性,使其本身特点更显丰满与立体,从而增强信息挖掘的契合度,以便更有效地调动学员的学习热情。在注册用户方面,也增加了多种属性,并记录用户的出生地或户口,这些属性是平台个性化提取模块做兴趣挖掘时重要的参考来源,可使用户特征的提取更加有效,从而明显提高个性化资源推荐的准确度,平台还可据此分析出诸如社区新市民多来自何地、从事何种工种最多、年龄层分布等各项情况提供给相关部门参考。平台在设计上营造了良好的个人线上学习环境,根据不同学员的特点,向学员提供不同的资源服务,力图使学员可以最快查找和使用到所需资源,为每位学员提供个性化、智能化的资源学习体验。

3.2 接口模块

数据在不同系统间进行交换和转换等互操作的前提,是必须遵循一定的数据组织交换和转换标准。考虑到未来或将所有相关社区教育数字化资源联结成云库,在开发过程中依据CELTS体系,配备了相关接口。

(1)元数据访问接口。此接口可检索平台中的资源基本信息,并将检索得到的数据统一转化以页面形式呈现给用户。

(2)资源访问接口。取得资源访问权限的资源平台,可以得到本社区数字化资源源地址,其用户在检索到本平台资源服务后可直接进行資源访问,并在其平台上积累此类资源学时。而本社区资源云平台在得到其它资源平台的资源访问权限后,亦能直接进行资源读取并本地积累资源学时。

(3)用户互认证接口。当各个数字化资源平台松散耦合在一起之后,就形成了一个资源云群。只要用户拥有资源云群内某个资源平台的账号信息,即可对加入了云群的全部资源平台进行访问而无需拥有多个账号信息。另一方面,它也可以对接未设置元数据访问接口和资源访问接口、但建有用户互认证模块的资源平台,扩大资源云群的范围。

(4)付费接口。其设置更多是出于当外部资源需要有偿获取而用户愿意支付费用时资源平台在技术上提供的无障碍的服务支持。现实中,各个资源平台不可避免有自己的利益存在,尤其是一些商业资源平台,这恐怕也是当前很多种数字化学习资源不能有效共建共享的重要原因之一。当资源平台并没有财力来获取商业资源平台上的资源服务时一一这在社区资源平台上是很常见的情况,如果该商业资源平台开放了资源检索服务,则平台的本地付费接口跟商业资源平台的对接可以令用户直接付费得到所需资源。

4 社区数字化学习资源云平台成效分析

(1) 一年期社区数字化学习资源云平台的注册用户、资源总量、日均检索量、日均播放量这四项数据比较结果如图1所示。各数据的直线增长速度表明了资源云平台的建设符合社区用户的终身学习需求,在正面有效的技术引导下,社区用户具备强劲的终身学习动力。

(2)一年期各社区注册用户数的增长条形图如图2所示,由图可见,乐成街道社区用户初始即多,增长率也高,一年后仍然保持注册用户数第一;有8个相对落后乡镇的注册用户实现了零的突破;各社区的用户增长率与用户数量基本持正比关系。这说明相对发达街镇的民众有更强烈的学习愿望,其正向激励作用仍在持续中;相对落后乡镇民众的学习意愿已有所觉醒,此中潜力有待开发,用户的快速增长有望在近期实现,同时应通过平台技术分析和行政调研手段持续考察这部分民众需求,相应地增强与之匹配的数字化资源量。

(3)现平台注册用户的人群类别分布如图3所示,而相应人群类别的资源数和使用率如图4所示(一个用户可对应多个人群类别,资源同)。

由图可知:

(1)学历教育的注册用户偏少,可能的原因是学历进修者大多使用其专业平台;同时平台上此类资源数目总量不多,但使用率高达92%。这一方面说明了学历类资源的质量普遍较高,另一方面也说明学历类用户的学习需求较其他用户更为明确,接下去在保证质量的基础上增加此类资源的数量,且与专业平台的资源形成互补,或与专业平台达成互接入协议,都是可行的做法。

(2)青少年注册用户少,使用率也低,可能的原因是升学的压力致其无暇顾及其它。

(3)市民和职工不论是注册数还是资源数都位列前二,然而资源使用率仅在半数左右,除却工作压力、信息化能力等外源因素,下一步需考虑提升平台本类资源的自身质量。

(4)老年人的用户数、资源量和资源使用率三者相对均衡,保持继续同步提升即可。

(5)新市民的用户数、资源数都低于水平线,资源使用率更是低至38%,这与本市新市民庞大的人群基数和其强烈的学习诉求不符,表明平台这一部分内容相对欠缺,需着重提高。

经过阶段运行,认为社区数字化资源云平台从功能到实用性都值得肯定,具备一定的可靠性、并发性和健壮度。平台资源总量达到一定水平,且各类别资源量相对均衡,个性化推荐比较实用,平台调查页面显示,用户反馈所需资源的87%能在此平台被检索到,不被检索的13%里,有三分之二给出了有参考价值的指向说明。

5 结束语

数字化资源是社区教育可采用的一种极其重要的教学手段,而社区教育作为终身教育的重要一环,涉及到各行各业的人们,面向的是我国广大的社会公民,因此,社区数字化学习资源的内容可谓是包罗万象。事实上,不论是哪个社区、乡镇、街道、工业区或农业区等,其对学习资源的需求,都有着不同的侧重面,可见社区数字化资源建设不仅需要宏观视野,从一个大的着眼点出发进行顶层设计,还需要微观调控,在各个社区层面根据实际情况有针对性地进行落实。社区资源建设就是要以促进该区域民众的发展为原则,以满足和解决当地人们的学习需求和社会问题为重。而一个县域范围内的社区数字化学习资源,还需结合该地区的自然环境、成员结构、风俗风貌、人文环境等,提炼当地特色资源以带动相关人群素质的整体提升。譬如农村、边远地区仍有一些小众且值得发掘的方面,尚有未开发的内容,需要进一步制作和推广,这也是我们下一步资源建设将努力的目标。

另一方面,社区资源云间应扩大互接范围,与其它公有云进行对接,提升各自的资源容纳度。这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工作,实践经验表明,要做到这点,光凭技术实现是远远不够的,扫清技术障碍只是其中的一个方面,另一方面,还需要各方从行政层面进行有效沟通,建立完善的联合机制,并配合相应的财政支持,才能将对接工作稳步推进并加以实施。在这一过程中,技术手段、行政参与以及财政支持这三者都是不可或缺的。从某种程度来说,它们之间也能相辅相成、相生相长:充足的技术实力能够构建一个设计完善的资源平台,而平台良好的用户体验可以激发用户的学习热情,则部分民众素质上扬的成效,将在一定时间后显现,这一部分社会影响力将有可能加强政府部门对此类建设的重视程度,从而提供更雄厚的财政支持与建立起更完备的运行机制,这又将成为技术上最强有力的支撑,如此这三者间就有望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参考文献

[1]郑志高,张春荣,网络学习资源共享平台结构研究[J].中国教育信息化,2013 (21):36-38.

[2]黄晶晶.数字化社区教育资源服务体系的构建研究[D].南昌大学,2011.

[3]王羽,杨文娟,陈侃,基于Web的跨平台移动视频监控系统[J].科技创新导报,2014,11(17): 55-56.

[4]程结晶,黄晶晶,刘晓晓.江西省数字化教育信息资源服务体系理论研究[J].情报理论与实践,2010,33 (08): 33-37.

[5]郭涵,社会资本视域下的“村改居”社区教育模式研究[D].福建农林大学,2011.

[6]申剑飞.基于云平台的职业教育教学资源库设计与实现[D].湖南大学,2012.

上一篇:超女和军人:CT设备的应用与维护方法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